都市伏天战神李伏天小说-都市伏天战神小说阅读

2020-02-11 06:04

小说《都市伏天战神》的主人公是李伏天,为您提供都市伏天战神李伏天小说阅读。都市伏天战神李伏天小说精彩节选:苏杭。明泉镇,青花巷。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如今虽是凉秋,但,斑驳的青石桥下,依然能够看到青青小草,还在随风起舞,彰显着最后的倔强。

都市伏天战神
推荐指数:★★★★★
>>《都市伏天战神》在线阅读>>

《都市伏天战神》精选:

苏杭。

明泉镇,青花巷。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如今虽是凉秋,但,斑驳的青石桥下,依然能够看到青青小草,还在随风起舞,彰显着最后的倔强。

这里,是李伏天一生中最不能忘记的地方。

承载了他年少的所有记忆。

十年韶华,光阴幽幽。

这青花巷内,纵横交错的小径,嬉笑打闹的顽童,仿佛刻画了他年少的模样。

走在巷口,李伏天独自一人提着礼盒,远处的朝阳冲走了清晨的雾气,拉长了他的身影。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隐隐约约传来的儿时歌谣,还是多么的记忆尤深。

‘周扒皮,会偷鸡,半夜里起来学公鸡......’

‘一个键儿,踢两半儿,打花鼓,绕花线儿,里踢外拐,八仙过海,九十九......’

‘马兰花开,二十一,二十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小径幽幽。

歌谣起伏。

李伏天望着远处的渺渺炊烟,思绪万千。

麻花辫,红发绳。

嘴角挂着两条鼻涕虫。

年少时,经常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喜欢踩影子的小丫头,是不是已经嫁人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李伏天那沉稳的脚步再次向前一步踏出。

不管如何,这里是他的家。

不管如何,这里是他的亲人。

渺渺炊烟,身影如山。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在深深的小巷中回荡,原本十几分钟的距离,李伏天足足走了半个小时。

很快,越过石桥,透着潺潺的流水声,顿时就看到了熟悉的大门,看到了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不少人。

门前,一棵枯败歪倒的老榆树。

歪歪斜斜的树干上,一个中年男人眯着双眼,抽着旱烟,任由朝阳打在脸上,也没有被家中的欢声笑语所打动。

咳咳。

许是一口抽的太多,男人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今天这么好的日子,还坐在这里抽烟,莫非是在等我?”

静悄悄的走到了榆树前,李伏天挡住了那洒下的阳光,笑眯眯地说了一句。

十月初十。

义父生日。

这个忙碌了五十年的男人,双鬓已经挂上了白霜,脸上的皱纹明显,已经抵不过岁月的侵蚀。

久违的一句话,平平淡淡,有一丝的调皮,也有十年不见的感慨。

岁月不饶人。

义父,老了。

“别挡老子晒太阳,大清早的惹我生气,烦着呢!”

徐青山皱了皱眉,手中的烟杆子一扬,就要作势打人。

可,下一刻。

他猛地睁开了双眼。

看着面前熟悉的脸庞,似乎,梦中见过。

十年风雪,那个别时胸带红花的少年,俨然长成了一位身影如山的青年。

“伏天?”

徐青山揉了揉双眼,随手将手中的烟杆子在自己手上敲了一下,疼的呲牙咧嘴,这才哈哈一笑。

父子相见,情深似海。

这一系列的动作下来,李伏天的双眼也是微微泛红。

“十年了,义父都不认识我了?”

唰的一声。

徐青山翻身从树干上跳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李伏天身边,抬手就是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

身影岿然不动,安若泰山。

“臭小子,长大了,哈哈哈!真是长大了!老子都还以为你这臭小子不回来了呢,十年啊!十年!”

徐青山抬手,想要摸一下李伏天那刚毅的侧脸,但是看到自己那满是老茧的手,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错,不错,身子壮实了不少!不愧是当兵的!结实!”

李伏天将这一细节看在眼中,并不点破,而是淡淡一笑,“今天可是义父五十岁生日,怎么在这里坐着?”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重重的敲了敲手中的烟杆,徐青山不满的哼了一声,气鼓鼓地为自己添上烟丝。

李伏天见状,抬手主动为义父点烟。

深深的吸了一口,徐青山吧嗒吧嗒嘴巴,哼哼道:“今年萍丫头找了个婆家,市里的,有几个臭钱,那混小子看不起我们,请来了不少亲戚朋友,说是给我过生日,但在里面吆三喝四的,我看不下去,就出来坐坐。”

“玉萍出嫁了?”

李伏天略微有些诧异。

想起那麻花辫,红发绳,他就有些感慨。

不过,仔细想想,十年岁月,当年的那个小丫头,现在应该是个水灵灵的大姑娘了。

该出嫁了。

“哼!还没出嫁呢,出嫁了还了得。”

皱了皱鼻子,陈青山脸色一板,气鼓鼓地说道:“那个什么玩意儿,要是真结婚了,他还不得将尾巴翘到天上去?”

说完这话,陈青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奈何,女儿喜欢,这又能怎么办?

“我说老徐,你在这里站着干什么呢,人家好女婿要给你送礼物了,你还不赶快进去?”

十年不见的父子还不曾好好说几句话,就看到门内走出一位妇人,冲着陈青山吆喝了一声。

普普通通的衣服,但,穿着整齐,看上去干净舒爽,倒也不失体面。

妇人眼角上带着笑意,轻轻在木门上拍了拍,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幸福。

不过,下一刻。

她微微一愣,随即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可思议,旋即,变成了无与伦比的激动。

“伏天!是你这孩子!”

“义母。”

望着双眸中有关怀也有激动的陈芳,李伏天展颜一笑。

“妈,谁来了啊?”

许是陈芳的声音略大,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一道诧异的声音。

与此同时,院落里面的一些亲戚朋友,也停止了喧哗。

寻着声音望去,徐玉萍就看到了门口身影挺拔的李伏天,冲着她抬眸轻笑。

“小妹,好久不见。”

“好......好久不见。”

徐玉萍那清澈如泉水的眸子怔怔地望着李伏天,俏脸上浮现出来了一丝难以置信。

岁月悠悠,十年改变了很多的事情。

徐玉萍每当想起自己屁颠屁颠跟在李伏天身后的日子,都觉得是一种耻辱。

他不过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而已,毫无底蕴,如何做的了自己的哥哥?

如今再次见面,心中,陡然涌现出来了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仿佛,眼前不是十年前离家从戎的那位少年,而是一位谦谦君子。

“吆,这是谁来了?”

就在这个微妙的尴尬情景中,就看到徐家未来女婿西装革领,洋洋得意的走了出来。

蹬蹬蹬!

皮鞋踩在石板上的声音铿锵有力。

张峰抿了抿头发,抬眸瞥了一眼李伏天,神色微微一变。

下一瞬间,他恍然大悟,笑吟吟地说道:“呵呵,李伏天吧?我听说过你,咋地,当兵回来了?看你这模样,应该是退伍了,要不要我这个未来妹夫给你介绍个工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