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天医全文阅读-纨绔天医小说章节

2020-02-10 18:05

《纨绔天医》全文阅读就在本文学。连玦全新力作《纨绔天医》主角是晏子瑜林逸尘,作者是连玦。小说情节一波三折,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偏偏人家黑衣女仆,还很配合的说,你有见识。

纨绔天医
推荐指数:★★★★★
>>《纨绔天医》在线阅读>>

《纨绔天医》精选章节

“……!!!”

现场又一次死寂一片,尤其是在那名兽堂强者,磕磕巴巴的陈述出他新的揣测后,“我、我、刚才好想闻到了,兽王丹的丹香。”

这……

兽王丹!

外门女弟子们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可内门的强者们都知道啊!因为这是丹药界最牛逼的丹药之一!没有任何兽,能经受住它的“诱惑”!

而这样的丹药丹香,方才是从眼下那辆!极其奢华的车架内传出的,这样的认知,带给现场的强者太大的冲击。

偏偏人家黑衣女仆,还很配合的说,“你有见识。”

兽堂强者被点赞得心里发苦,他若真有见识!刚才就应该非常警醒的察觉了,哪里用等到现在才来马后炮?

偏偏苍梧宗的兽堂堂主!还已飞空而来的吼道,“是兽王丹!绝对是兽王丹出现了!老子闻到了!它在哪里?在哪里?”

晏悟:……

他有种不太妙的直觉。

黑衣女仆也验证了他的直觉,“在我家主人手里。”

“当真!?”兽堂堂主作为常年和兽打交道的存在,长得也是孔武雄壮,嗓子更是大得很,“敢问你家主人姓甚名啥,怎么称呼?”

“晏,瑜。”女仆应道。

兽堂堂主一愣,女仆已接着说道,“苍梧宗晏宗主之女,晏瑜,便是在下主子,兽王丹炼制者。”

兽堂堂主懵了!尽管他并不知道此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耳目不算闭塞,大概的情况还是晓得的。

只是他有一点不明白,“我们宗主唯一的那个女儿,晏子瑜?”

“不错。”女仆掷地有声的回答,脸上挂着嘲讽的冷笑,“就是你们这群外门女弟子方才唾弃的废物晏子瑜,也是即将叛宗的晏子瑜。”

“不、不是!……”兽堂堂主很不明白,“这位姑娘,话不能乱说,这不是……可能是有误会!对,就是有误会!”

开玩笑,先不说其他的!单凭这兽王丹,晏子瑜她就不能叛宗,否则他们苍梧宗马上就要闹笑话,还是很大很大的那种!

毕竟在场但凡不是瞎子的人,都看到了!从兽堂方向激动奔来的群兽,就算他们瞎了,耳朵也能听到这“轰隆隆”的超大动静好么。

苍梧宗兽堂,一直都是苍梧宗的一大重器!堂内上千头强兽,战力都很不俗,这要是都“叛”了,苍梧宗的损失简直不能预估。

娘耶……

兽堂堂主想想就胸口疼,差点喘不上气的说,“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事!绝对,一定都他娘的是误会!”不是也得是!

“展堂主,这恐怕不合适。”晏悟脸色难看的表示,“子瑜带人行凶上门,此等行为不可姑息。”

“有吗?”兽堂堂主肝也疼了,恨不得悄悄的给晏悟套个麻袋,把这老伙计打明白了,才放出来好好说话。

晏悟虽知道,兽王丹非同小可,但他好不容易给他宗主兄长定了罪,还没过足瘾,就要让他改口?这太难受了,他便试图挣扎的说,“以下犯上还好说,同门相残,万万不能!”

“嗤。”黑衣女仆就笑了,“你们哪个算老娘同门?配吗?”

“你……”晏悟气得噎住。

晏子瑜的小丫鬟却眼神一亮的拍手道,“对啊!魅儿姐姐可不是咱们苍梧宗的人,她是大小姐的人啊!跟苍梧宗没关系。”

“就是!”兽堂堂主兴奋了,马上目露赞赏的看着面目清秀的小丫鬟,“我认得你!叫翠翠是吧?瑜丫头的贴身丫鬟,也不算咱苍梧宗弟子,顶多算是宗主的私产。”太好了!

“翠翠拜见展堂主。”小丫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兽堂堂主,居然记得她的名字呢,好一阵激动呢。

殊不知,蒙对了的兽堂堂主也是手心发汗,暗道庆幸的说,“不必多礼,不必多礼。”这下有点交情了。

“那个……”兽堂堂主把目光看向车架,颇有几分眼巴巴的意味。

车架内那道绚丽斑斓的倩影,这才徐徐而动。黑衣女仆立即恭顺的上前打起车帘子,把内里的美人儿,露了出来。

曾经的晏子瑜,如今的晏瑜,她才抱起她那还在熟睡中的小崽崽,踏出了车架,亮相大众。

灰蒙蒙的阴沉雪天,便像是被渡上了七彩璀光,“唰”的一下,亮翻了所有人的眼,让人有种看到百花迎春怒绽的感觉,好美!!!

“展堂主。”美不自知的晏瑜,朝兽堂堂主微微点头,明明是很不礼貌,非常不尊敬尊长的动作,她却做得云淡风轻,还给人一种“本来就该如此”之感。

兽堂堂主本人更是深有感触,哪怕他高壮得很,站的位置也有优势,是“俯视”着眼前这个小丫头,可是对方给他的感觉,完全是他在被俯视!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也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可他又真的觉得!本来就该这样才对,他是小弟没错。

“咳……”兽堂堂主挠了挠后脑勺,便真如小弟般的小心问道,“你真是子瑜?”不怪他要这么问,实在是感觉很不像啊!虽然面貌一样。

“当然是!”翠翠不能忍受大小姐被质疑,当即就吧嗒吧嗒的说,“大小姐虽然性格有变化,但都是被逼的!展堂主,您是不知道啊,我们大小姐去德阳府的路上,被一群很凶很恐怖的黑衣人追杀了,……”

翠翠觉得!大小姐受的委屈,一定要说!不过她没说指使的人是晏清棠,因为她知道没证据,但并不妨碍她告状,“大小姐要不是命大,早死了,人都说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所以清棠小姐,你休想再欺负大小姐!还有大长老你们。”

“放肆!”晏悟脸色铁青,这死丫鬟说的什么话?!红口白牙就想污蔑他!?

翠翠被吼得脸一白,到底还是害怕晏悟的缩了缩脖子,却还是忍不住的强调,“我说的都是实话。”

“你……”晏悟真想一掌拍死这贱婢!

晏瑜微微挑眉,“叔父想杀我婢女?”

晏悟目色一沉,却转口不否认的问,“是又如何?空口无凭,污蔑宗门长老,死罪无疑。”

“空口无凭,污蔑宗主,死罪无疑。”晏瑜淡漠挑声,语气慵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