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之神陈志飞沈秋怡-战神之神陈志飞沈秋怡小说

2020-02-10 15:04

《战神之神》陈志飞沈秋怡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战神之神陈志飞沈秋怡小说精彩节选:她就让谁来做。哪怕不是她的亲孙辈,只要给她带来实际的甜头,谁来主这个事,无所谓。

战神之神
推荐指数:★★★★★
>>《战神之神》在线阅读>>

《战神之神》精选:

沈育才很明白,现在他要是在王家指定的情况下跟沈秋怡争。

根本没有半点希望。

或许还会被沈老太君以心胸狭窄、没有容人之量、不考虑家族大计,,这样的借口给驳斥一顿。

他这个奶奶,他还是很了解的。

一切都是看自己吃到肚子里的,什么家族利益,说白了还不是她沈老太君一个人的。

谁能让她有甜头,她就让谁来做。哪怕不是她的亲孙辈,只要给她带来实际的甜头,谁来主这个事,无所谓。

但前提,别碰她的底线。

很简单。

别动手。

沈老太君这人太爱面子,族中不睦便是家门不幸,究其原因,外界都会传是她这个领头人没做好,一旦这个声音一起来,她沈老太君何来面子之说。

所以沈育才今天来,与其说是找事,不如说是找打。

就是来讨这个打的。

这个打挨过之后,自己才有机会扳倒沈秋怡。

现在,他最大的威胁不是沈秋怡、也不是自己的亲妹妹沈曼,而是那个留学四年,刚刚回来的沈天赐,他这个堂弟他也了解,必须在他站稳脚跟之前,把自己的一切铺开,这样才不会给沈天赐留任何机会。

只是他没想到这次来沈秋怡这,代价的确是大了些。

他也没想到,陈志飞那么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家伙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他不是就靠运气躲过王家追责的那个“丧门星”吗,这么一巴掌把自己一口牙全部打碎了。

忍者痛,既然此时去医院也不可能把牙接上了。

索性,直奔沈家别墅,此时的惨状,,更能让沈老太君下定决心个为自己这个亲孙子伸冤。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忍着痛,只要得到自己要的一切,那便值了。

沈育才,才能成为沈家年青一代的领头羊,就是这个狠字,便让他能坐稳这个位置。

果不其然,当沈老太君看到沈育才这幅惨状,当时就拍了桌子。

“谁把你伤成这样的,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沈育才也不说话,只是哭,他知道现在自己越惨,自己的机会就越大,越惨越好。

边哭,边指了指已经没了牙的嘴,甚至还是鲜血淋漓的,更显几分凄惨。

“好了好了,你去,赶紧去医院,等回来再说,别怕,奶奶给你做主,我倒要看看,是谁动了我大孙子。”

沈育才心头一喜,哭着就连忙去了医院。

但他万万没想到,他那堂弟,他认为最大的对手,沈天赐,也在这,只是去上了个厕所。

而沈育才前脚刚走,沈天赐后脚就出来了。

冷冷一笑。

自己这个堂哥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比那个现在占着最好位置的堂姐,可是难对付多了。

“奶奶。”

“天赐啊,你看见没,刚才你哥刚出去。”

“哦?那便是大哥沈育才吗?四年不见,变化真的不小。”

沈老太君哪能听不出沈天赐话中的揶揄之意,有些不喜。这个孙辈哪都好,就是太傲了。

“哎,你哥哥也不知道是招惹了谁,结果弄得那副样子。”

“奶奶,我觉得多半是自家人。”

“怎么说?”

“若是外人,这等丢人事怎么会如此张扬,哪怕说也不会连去医院都顾不上,只有自家人,无外乎是为了告状罢了。”

回过神来,沈老太君自己岂会想不明白?

只是沈天赐这么说,却是不太讨喜。

“好了,天赐,你刚回来,也别太累,回家好好休息休息,你后面是想在企业内部或者创立子公司,给奶奶个想法,你可是我们整个沈家的骄傲。”

沈天赐哪怕去美坚利留学了四年,此时也听得出沈老太君下了逐客令。

他只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就回家了。

就是纳闷,怎么就突然不高兴了?自己的话也没错啊。

离家四年,他终归是没有沈育才对沈老太君了结。

沈秋怡这边,等沈育才走之后嚎啕大哭,哪怕是陈志飞一直轻抚着她的后背,也并没有和缓的意思。

沈达和曹春芳也都回来了,二人也是对沈育才的话气愤,毕竟那沈育才的话实在太过恶毒。

出奇的是曹春芳今天没有把矛头指向陈志飞。

或许是因为今天女儿受到了莫大的委屈,陈志飞像个男人一样站了出来,又或许是这几天陈志飞每天外出,还能带回钱来。

总之,今天曹春芳看陈志飞还算顺眼。

就在一家人在安慰沈秋怡的时候。

沈达电话响了。

“老大,带你们家的那两人,开一趟,立刻。”

说完,便挂下了了电话。

“谁啊?”

“老太太的电话。”

说着,沈达还指了指自己的手机。

“她就是护犊子,那沈育才是孙子,我们秋怡就不姓沈了,去了准没好话,要不就不去。”

沈老太君这时候打电话,一定是又叫了整个沈家来旁听,本来自己就不占优势,那沈凌沈峰两家落井下石,自己一家还能怎么说?

活该被欺负啊?

今时不同往日,以前自家沈秋怡只是个班组组长,尚且冷嘲热讽,时至今日最大项目的经理,沈家年轻一辈人人眼红。

都知道这是沈育才做的一个局。

可那又怎么样?

他们只要想自己上位,那第一件事必是扳倒沈秋怡,沈育才给了他们这个机会,以后后面谁出来主事,那就各凭本事了。

他们那一帮人自然是心向往之,起码第一个目标是一致的。

“你可想清楚,要是不去,老太太的理由更多。”

“去去去,要去你自己去,去了也是挨骂受欺负,到时候说不定秋怡这个经理也保不住。

“那在家也不解决事啊,再说秋怡是王朗指定的,她也不能堂而皇之地换了吧。”

“哼,你这个后妈,什么是做不出来?”

“也不能这么说。”

“这么说怎么了,反正今天去了,准没好事。”

一边是沈达迫于老太太的电话、一边是曹春芳生怕自家利益受损的坚决不去。

两相僵持之下,一时也拿不定个主意。

至于陈志飞,在这个家只是多了些存在感,依旧没什么话语权。

“妈,我们去!”

“去什么啊去,去了再受委屈吗?”

“他恶人先告状,我们就去把事情说清楚,我想去讨个公道。”

“去去去,要去你们去。”

曹春芳一甩门进了屋,沈达对这沈秋怡苦笑了一下。

“你妈平时是爱贪小便宜了点,可她是最看不得你受委屈的那个人,哎,咱们走吧。”

三人去沈家大院,一路上谁也不说话,沈达开车,陈志飞只是轻拥着秋怡,此刻她需要一个肩膀。

“好啊你沈秋怡。”

只进了沈家大院的大门,沈老太君的声音便已经到了。

“目无兄长、不辨长幼,甚至还大打出手,说,你配当沈家人吗?”

“妈,你这话过分了,我们家秋怡怎么就,”

“沈达,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

“怎么没有,我好歹也是长子。”

“闭嘴!”

沈老太君指着沈秋怡。

“今后剥夺沈秋怡在沈氏企业中的所有职务,进入观察期,如有再犯,逐出沈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