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之神小说风云剑-战神之神陈志飞沈秋怡小说阅读

2020-02-10 06:10

风云剑原创小说《战神之神》讲述了陈志飞沈秋怡的故事,战神之神风云剑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风云剑小说精彩节选:王家到现在也没提出来让自己做什么,难道真的是放过自己一家了。

战神之神
推荐指数:★★★★★
>>《战神之神》在线阅读>>

《战神之神》精选:

已渐深秋,纵然江城这般江南宝地,空气中也不免多了些凉意。

陈志飞倒是对这习习凉风喜欢得紧。

这个秋天,他收到了沈秋怡送给他的围巾。

这是他的第一个礼物,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礼物。

沈秋怡也高兴,自从这个老公变得霸气之后,仿佛自己的运势也越来越好。

只是有些忧心忡忡。

王家到现在也没提出来让自己做什么,难道真的是放过自己一家了?

沈秋怡有些害怕,自己的丈夫好不容易变得好了些,自己这时离开,恐怕他又要回到那个以前浑浑噩噩的陈志飞了。

她是个善良的女孩,不想陈志飞因为自己重回颓废。

可王家的事,也由不得她啊。

陈志飞不难看出沈秋怡在担心什么。

但他也只是笑笑,闭口不谈。

他自然不会去解释什么,若是让沈秋怡知道了自己飞君王的身份,可能会更麻烦。

再说了,一个王家哪怕就是没有归附自己,他也不会放在心上。他现在关心的,更多的放在长老院那边。

毕竟,一个地方家族的小打小闹,怎么能和东华长老院那帮人精的真刀真枪相提并论。

只是长老院迟迟按兵不动,到底意欲何为,他陈志飞真的不太好猜。

当年若不是长老院那帮人,自己又如何会被围金洋南岭,又哪里会重伤而归。

长老院和他的恩怨,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

他相信,如果说谁不想让他再出现,长老院,能排前三。

哪怕,同为东华人,却水火不容。

电话响起。

接起来才发现是靳天宇打过来的。

“查的如何?”

那天晚上他便交代了让靳天宇查一下公司内部的问题,同时顺便看看陈娇娇有没有跳槽的可能。

“王,陈女士的事有了些进展,不过究竟如何后面的水挺深的,还需要些时间。”

“现在的情况。”

“造成陈女士等一个星期的原因业已查清,是我公司接待处的王修副主管一手造成。王修的境外账户十天前突然多了一笔二十万的转账,显然是有人刻意为之。

我继续查下去发现是诗韵美妆的办公室主任周源勾结王修,策划布局,但这两人只是台面上的两个,真正的幕后之人可能牵扯到了清河聂氏。

但那里我们的情报来源不多,若是要查清,还需要一定时间,或者通过以前那些兄弟,来龙去脉自然一清二楚。

不过您说的将陈女士纳入公司体系,现在来看完全可行,准备在敲定合作之后着手准备。”

等靳天宇说完,陈志飞眉头皱了皱。

“清河,聂氏?”

陈娇娇怎么会惹到清河聂氏?那可不是这江城的小小王家可以比的。

那是真正的世家大族,传承近千年,光是底蕴,恐怕整个江城的这些家族都难以匹敌,更别说是当时豪门的影响力了。

若真是清河聂氏,自己虽然不惧,但也要谋而后动。

“好了,我知道了,最近陈娇娇在干什么?”

“陈女士全权负责天宇娱乐和诗韵美妆的合作,最近一直在拟定筹划各项条款,所以忙了些。”

“她没事便好。”

“王,我们对陈女士已经尽量开绿灯了,只是似乎陈女士面对诗韵美妆内部的阻力很大。”

靳天宇不知陈志飞到底什么意思,不敢丝毫为难陈娇娇,毕竟那天陈志飞的发火他可是看在眼里,那是动了真火了。

“无妨,一切照旧即可,不必特别关照。还有,公司内部要进行清洗,我不希望还有王修这样吃里扒外的人存在。”

“天宇,明白。”

放下电话,陈志飞想了想,陈娇娇的事,暂时还不要紧,主要还是长老院。

正想着,门被打开了。

一抬头,正是沈秋怡下班的时间了。

但进门的不止沈秋怡一个人,没想到后面还跟着个沈育才。

这家伙,怎么跟这来了?

“呦,没想到堂妹家还是一如既往地,啧啧,寒酸啊。”

一进门沈育才就阴阳怪气的,怕是已经这般语气一路了,看沈秋怡那个表情就知道,对于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早已经受够了。

陈志飞接过沈秋怡的衣服,报以一笑,温柔地问了句。

“累吗?”

“还好。”

若是十天前,沈秋怡一定是觉得这个男人每天就在家窝窝囊囊的,懒得搭理。

不过现在不同了,陈志飞也是早出晚归的,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男人把上进心找回来的时候,魅力也就回来了。

“呦,你陈志飞还吃白食呢,这一天天的,就在家里待着,擦擦地板什么的。我看堂妹你们家还真是做了比好买卖呢,这可比请个保姆的价钱低多了。”

见陈志飞侧眼瞟了自己一眼,竟没正眼看,沈育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

“怎么,还有脾气了?做得说不得了?你丫哥丧门星,也就沈秋怡瞎了眼才不跟你离婚。看看你那样,混的跟狗有区别吗,哦对了,不好意思,你活的还不如我们家的旺财。”

嘲讽,挖苦。

这些陈志飞都习惯了,三年了,也没指望能在他们口中听到什么好话。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可能便是这种人。

“够了,沈育才,如果你是来侮辱我的丈夫的,那么请你出去。”

沈秋怡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更难听的呢。

“呦,心疼了,我不光说他,我还说你呢,你看看你那个脸蛋,去跟谁不好,偏偏赖上这个窝囊废。不过你这突然怎么就为这个“丧门星”说话了呢,怎么的想通了?十天前他能偷出来那一百多万,你就跟他上床了?是这家伙把你伺候高兴了?还是给你钱了?现在都知道为他说话了,了不得啊。”

看着沈秋怡气的发抖的身子,沈育才心头一喜,就是要这种感觉。

“他拿偷来的钱给你,你还好意思要?就不怕那位帝王找上门?到时候你们一家可都是只杀不管埋了,你看看你,拿钱就上床啊,跟那外面的小姐有什么区别,你......”

啪!

一声脆响,沈育才没说完的半句话生生咽了回去。

一巴掌竟然把他抽飞五米远,多么恐怖的腕力。

看着被陈志飞一巴掌抽到门外的沈育才,沈秋怡还是气的发抖,他说的那些话怎么能那么难听。

“辱我老婆,上回王强留下一根手指头,这回你沈育才掉二十颗牙,再有一次,取你的命。”

陈志飞寒着脸,要不是此时不是动沈家的时候,他沈育才今天必须把命留在这。

“跑啊(好啊),米呗噢绷着(你给我等着),冰笔额被子笔并细跛的(经历的位置一定是我的)。”

沈育才一张嘴,满口牙稀里哗啦特全掉了,就剩后面几个后槽牙了。

说完便灰溜溜地逃了。

不过他的目的,达到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