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无双战神小说夜飞天-女总裁的无双战神徐挽年江念念小说阅读

2020-02-09 18:20

夜飞天原创小说《女总裁的无双战神》讲述了徐挽年江念念的故事,女总裁的无双战神夜飞天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夜飞天小说精彩节选:这个看起来略显消瘦的年轻人,却让他有种面对荒古凶兽的惊恐。

女总裁的无双战神
推荐指数:★★★★★
>>《女总裁的无双战神》在线阅读>>

《女总裁的无双战神》精选:

铁金刚快要哭了。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既然是冲陈世龙来的,找他去啊。

何必欺负自己这小鱼小虾的。

心里纵然有万般委屈,铁金刚也不敢说出来,感受到徐挽年如刀的眼神,他连忙拿出电话,拨打混江龙的电话。

一阵芒音,打不通。

“没人接,还打吗?”铁金刚忌惮的看着徐挽年。

不知为何,这个看起来略显消瘦的年轻人,却让他有种面对荒古凶兽的惊恐。

仿佛,对方一根指头就能将他碾得粉身碎骨。

“不用了!”

“你告诉混江龙,让他明日去为江海地标惨死的人背棺下葬。”

“二十八口棺材,一口都不能少。”

“从江海地标,到景秀墓地,皆他一人!”

嘶!

冷世文倒吸一口凉气,从江海地标到最豪华的景秀墓地,足足有二十公里。

不要说背一口棺材,就算走路去都得累个半死。

现在徐挽年要陈世龙连续背二十八口棺材,这简直是要陈世龙的命啊。

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敢和自己老大,混江龙刚正面?

“如果我老大不答应呢?”冷世文鬼使神差问道。

说完,他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真想抽自己嘴巴,没事瞎多什么嘴。

“灭族!”

两个字,轻飘飘,但落在冷世文耳朵,却宛如泰山压顶。

他丝毫不怀疑徐挽年的话,他感受到话中无上威严,宛如皇帝下圣旨,言出法随。

“我......我一定如实转告。”

冷世文战战兢兢,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更顺耳,免得惹到这位过江猛龙。

都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那只是龙不够强,只要强龙够强,即可翻云覆雨,掀起万丈怒浪。

直觉告诉他,徐挽年就是可掀起万丈怒浪的龙中之龙。

徐挽年垂下眼皮,原本宛如神邸的气势收敛,瞬间又恢复了邻家大哥的阳光。

顿时,整个走廊都为之一轻,所有人都觉得,压在心口的巨石终于落了下去,每个人都长长松了一口气。

有一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劫后余生的庆幸。

“现在是继续搬救兵,还是将病房还回来?”徐挽年看着沈卓的母亲。

啪!

冷世文一巴掌抽在沈卓母亲脸上,怒骂道:“臭娘们,别人的病房你也抢,还有没有良心?”

“赶紧将病房让出来!”

沈卓母亲捂着脸,唯唯诺诺,再也不复刚才的跋扈。

“公子,我现在就去帮你整理病房!”

冷世文带着受伤的小弟,连忙进入病房。

很快,病房被整理干净,连地板都擦得发亮,还特意喷了空气清新剂。

“公子,你看还满意吗?有什么不满意,小的继续整改!”冷世文点头哈腰,卑微到极点。

“就这样吧!”

“以后,这位老人少一根毫毛,我都拿你是问!”

冷世文连忙道:“公子放心,我一定守在病房门口,就连苍蝇都不让飞进一只。”

“滚吧!”

听到徐挽年终于肯放自己离开,冷世文暗暗松了一口气,躬身退出病房,然后带着小弟,连滚带爬撤离。

他一刻都不愿面对徐挽年这尊凶神!

“老伯,你好好养病,我已经交了医药费,足够你将病治好。”徐挽年一脸温和说道。

“大哥哥,你要走了吧?”

谢小雨宝石般的大眼睛看着徐挽年,眼中充满不舍。

徐挽年蹲下。

修长的五指,摸了摸谢小雨脑袋,随即露出如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哥哥还要去处理一点事,等有空了再来看小雨和爷爷,好不好?”

“大哥哥,你一定要来哟。”

“一定!”

徐挽年告别了谢小雨和谢长根,离开了医院。

从医院出来,夕阳已经落山,月亮悄悄爬上山头。

夜色笼罩整个江海市,皎皎月光散落下来,与城市的霓虹灯交相辉映。

路上车水龙马,喧嚣尘上。

“境王,我们现在去哪里?”灭霸开口问道。

“谢有才他们的尸骨葬在何处,我要去祭拜他!”

“他们......”灭霸欲言又止。

“说!”

徐挽年脸一冷,瞬间风起。

“据我打听,他们全部被丢入郊外的乱葬岗!”

徐挽年眼神变得冷冽,站在他旁边的灭霸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知道境王很生气。

“去乱葬岗!”

“是!”

两人乘车到了郊外的乱葬岗。

这里是一片坟地,只是因为时间久远,大多坟茔没人击败,让整个坟地显得格外的凌乱,荒凉。

荒草萋萋,偶尔乌鸦沙哑的叫声,更让坟地添了几分阴森。

两人在乱葬岗逛了一圈,终于发现了谢有才他们的尸体。

因为时间太久,他们的尸体已经腐烂,有的尸体被野兽啃噬,变得残缺不全。

“这是谢有才的尸体!”

徐挽年走到一具尸体前,这具尸体少一条腿,腿上装着一条义肢。

这正是当初徐挽年为谢有才装上的。

他仍记得,当时那个被砍断腿都没有流一滴眼泪的汉子,泪如雨下,声音嘶哑,“境王,属下不能再陪你再战沙场,马革裹尸!”

本以为,离开战场,没有了金戈铁马,漫天黄沙,他能过上平静的日子。

却没想到,再见面,天人永隔,暴尸荒野!

跪!

徐挽年单膝跪地,灭霸也跟着跪下。

“拿酒来!”

灭霸从车中搬来一箱酒,拧开瓶盖递给徐挽年。

徐挽年在谢有才的尸骨前,放了三瓶酒,声音沙哑道:“有才,境王对不起你,本王来晚了。”

灭霸眼睛通红,想要劝慰徐挽年,但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簌簌寒风吹过,凄凉的乱葬岗越发凄凉。

天空的月色这一刻都变得苍白了许多。

徐挽年在谢有才的尸体前倒了一瓶酒,又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开始自言自语。

他在和谢有才聊天,回忆过往峥嵘岁月,西北望,射天狼!

横刀立马,杀得敌寇丢盔弃甲。

打得敌人龙脉崩溃。

建功立业有你,可太平盛世却少了你!

“开棺,带有才回家!”

灭霸起身,扛过一口金丝楠木棺椁。

徐挽年亲手为谢有才穿上了寿衣,放进棺椁之中,不光是他,另外的二十七个人,统统入棺。

带着二十八口棺材,直奔江海地标而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