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小说秋芒-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苏卿卿秦曜小说阅读

2020-02-09 09:19

秋芒原创小说《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讲述了苏卿卿秦曜的故事,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秋芒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秋芒小说精彩节选:小姨听外婆说过,秦曜是秦老夫人的独子,因为秦曜刚才的维护,对他印象很好。

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
推荐指数:★★★★★
>>《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在线阅读>>

《权爷追缉令夫人劫个婚》精选:

病房里,听着陈香凝一声声道歉,苏卿卿面无表情。

她给小姨倒了一杯水,扶小姨在床头坐好,把水递过去,“小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

小姨虚弱地摇摇头,转头打量突然出现的男人,有些迟疑,“你是秦家的......”

“小姨,我是秦曜。”男人彬彬有礼,一身贵气中,少了几分咄咄逼人的冷意。

苏卿卿:“......”

叫小姨是什么意思?

小姨听外婆说过,秦曜是秦老夫人的独子,因为秦曜刚才的维护,对他印象很好。

不知不觉就跟他聊了很多,但三句话不离苏卿卿,“卿卿这孩子,其实比谁都聪明乖巧,你看,这些是她小时候的奖状,还有参加奥数的照片和奖牌......”

秦曜看向苏卿卿,眯了眯眼。

聪明乖巧?

那她爱泡吧,经常逃课,学习成绩稀烂的传言,是怎么回事?

小姨拿着一张明显有些年头的照片,怀念地笑,“这是卿卿小学六年级参加奥数比赛,得了冠军,上台领奖合影的照片,一眨眼,她都长成大姑娘了......”

照片上,小小的女孩稚气未脱,但容貌和气质极其出挑,灿烂的笑容暖化人心,站在一众获奖者的中央耀眼夺目。

这便是她小时候的模样......

男人垂眸凝视着,眼底流露出淡淡的温柔。

看出他喜爱,小姨便主张送给他,“这张照片你拿走吧,刚才你帮我们,我都不知道怎么谢谢你呢。”

再看珍藏的奖牌奖状,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卿卿这孩子,本来可以很有出息,要不是我身体不中用,还出了那件事......”

“小姨,别说了。”苏卿卿制止。

男人眯了眯眼。

那件事?

她的身上,似乎有很多疑团。

看出她们有话要聊,秦曜借口先行离开。

坐在迈巴赫后座,他一手撑着下巴,姿态慵懒,另一手拿着照片,指尖摩挲小女孩灿烂的小脸,双眸中涌动着什么。

半晌,薄唇轻启,“让谢辞去查她小姨的病情,给她换最好的主治医生,”

停顿了一下,听不出情绪地开口,“暗中去做,不必让她知道。”

“是。”唐肆绝对服从命令,尽管好奇为什么要瞒着苏卿卿,但没有问。

男人轻轻将照片收进钱包,薄唇勾起愉悦的弧度,“去天mall的Dior门店。”

“您需要买什么?我让他们的门店经理直接送过来。”唐肆拿起手机要拨号。

“裙子。”

“哈?”唐肆脑袋卡壳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默默地放下手机,驱车往Dior门店去,“可是,您知道她穿的服装尺寸吗?”

一声轻笑,显示男人此刻的好心情,“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唐肆:“......”

不知道为什么,狗粮它围绕着我!

病房里。

小姨握着苏卿卿的手,忧心忡忡,“你跟秦少爷交往不顺利吧?”

“没有的事,你别听陈香凝瞎说什么第三者。”苏卿卿急忙道。

小姨应该安心养病,不该为她的事忧心。

小姨长叹一声,“我看秦二爷人不错,你多跟他走动,对你嫁进秦家后的日子有好处。”

苏卿卿听出了交代后事的语气,喉头一哽。

和秦慎的恩怨,和秦曜的纠葛,终究没有说出口,只轻轻点了一下头。

小姨安心了,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枚玉佩,“这枚玉佩是你上次落下的。”

玉佩光泽温润,近乎透明,放在手心里,温温热热的,是价值不菲的暖玉,“是谁给你的?”

苏卿卿一愣,“不是外婆的吗?”

这枚玉佩是三年前留下的。

关于三年前那场意外,她的记忆很模糊,她想不起来玉佩是怎么来的,只是潜意识觉得,是很重要的东西,绝对不能丢失。

当时小姨并不在,等匆匆赶来时,外婆已经咽气了,“大概是妈留给你的遗物吧。”

“嗯。”苏卿卿点头,珍而重之地把玉佩收好。

在医院陪了小姨一下午,等确定小姨病情稳定,并且睡熟之后,苏卿卿才离开。

陈香凝几乎和她擦肩而过。

一千遍几近嘶吼的道歉,让她丢尽了脸面,嗓子也喊废了,当场就去挂号找医生。

给她诊治的女医生显然是熟人,得知她因为得罪了传说中的二爷才落得这么惨,不禁心惊肉跳,“你的意思是,那个苏卿卿背后有二爷撑腰?那万一当年的事......”

陈香凝面色一变,赶忙把诊室的门关上,不让第三个人听到对话。

她压低了声音,乌鸦般沙哑的声音很刺耳,“当年的药到底有没有问题?万一苏卿卿想起什么,你我都不好过!”

岂止不好过?

万一苏卿卿想起一星半点,再顺藤摸瓜查下去,把当年真相翻出来,她免不了牢狱之灾!

女医生脸色发白,很笃定地咬牙,“那药是我好不容易弄来的特效药,凡是服用过的人,该忘记的都忘记了,从来没有失效过。”

陈香凝还是不放心,脸色阴沉得可怕,“不行,得想办法撬开苏卿卿的嘴,弄清楚她到底有没有想起什么。”

苏卿卿的记忆,就是扎在她身上的一根刺,不拔除,就彻夜难眠。

尤其手段通天的二爷这么袒护苏卿卿,更让她寝食难安。

此时的苏卿卿正在往出租屋走。

经过卖水果的小摊子,看到新鲜的草莓,停下脚步。

老板一看她价值不菲的长裙,张口就喊:“姑娘,买草莓吗?40块一斤!”

“卖贵了吧?”

“你穿这么好的衣服,还在乎这点钱?我本来卖50块一斤的,少算你10块了!”

敢情是看人下菜,看她以为有钱,就往死里宰?

苏卿卿无奈,“这衣服不是我的,你算再便宜点?”

刚说完,一辆白色宝马停在她脚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青年,手里捧着精致华美的礼盒,站在她身边。

微微躬身,一板一眼地开口,“苏小姐,少爷为您挑选了一套裙子,并让我转告您,明天回主宅务必穿他挑选的裙子。”

边说着,盒盖子打开,奢华精美的仙女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看得老板两眼发直,直接坐地起价,“姑娘,买草莓吧!60块一斤!”

苏卿卿:“......”

白色宝马刚走,一辆黑色宾利就停过来,下来一个身高一米九,气场两米八的墨镜保镖,一手捧着精致礼盒,另一手还抱着一大捧百合花。

不是唐肆是谁?

唐肆目光锁定在苏卿卿身上,看到她手里已经有一个礼盒,一顿,然后朝她微微躬身,毕恭毕敬地把百合花送上。

“苏小姐,这是二爷亲自为您挑选的鲜花和裙子,二爷让我转告您,他不希望明天您到主宅,身上穿着别人为您挑选的衣衫,否则,您后果自负。”

苏卿卿:“......”

“裙子请您过目。”唐肆说着,恭敬地打开礼盒盖子。

高档的面料,低调而高级的剪裁,把老板两眼都看绿了。

礼盒上大大的logo他认得,不就是女孩们争相追捧,被戏称为“雕牌”的奢侈品牌吗?

老板搓手,笑眯眯的,“姑娘,还买草莓不?给你算便宜点,100块一斤!”

苏卿卿:“......”

我看起来智商很低,很好糊弄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