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颜萧颂小说-大唐女法医(袖唐)阅读

2020-02-14 21:13

男女主是冉颜萧颂小说叫什么名字,冉颜萧颂的小说叫做《大唐女法医》,大唐女法医小说精彩节选:冉颜道。“娘子!”邢娘连忙阻止道,“私下见男子,实在不妥啊!”初唐风气已经逐渐开放,即便是未婚男女私下幽会,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邢娘是荥阳郑氏的家仆。

大唐女法医
推荐指数:★★★★★
>>《大唐女法医》在线阅读>>

《大唐女法医》精选:

“请他进来吧。”冉颜道。

“娘子!”邢娘连忙阻止道,“私下见男子,实在不妥啊!”

初唐风气已经逐渐开放,即便是未婚男女私下幽会,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邢娘是荥阳郑氏的家仆,再加上南方的风气本就不如北方豪放,自然要求也就高了些。

冉颜理了理衣襟,漠然道,“看样子,阿耶打算用我来联姻,婚姻之事自然无需操心。”

邢娘轻轻叹了一声,也不再劝阻,贞洁并不是现在衡量一个女子的唯一标准,若真如娘子所说,郎君打算拿她来联姻,倒真不如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否则,以后想随心所欲可能都没有机会了。

“在下冒然拜访,唐突了……”一个宛若春风般和煦的声音伴随着晚风缓缓的吹进院子。

冉颜刚刚脱了屐鞋,闻声在廊下回过身来,目光静静落在那个局促的男子身上,只是一瞬,待收回眼神时,余光却见他已然涨红了脸,俊俏的面上满是羞涩。

冉颜手指微微一动,旋即攥成拳头,诧异自己居然又一次生出了想解剖人的冲动。

“桑先生请进。”邢娘道。

桑辰将手中的布包交给邢娘,“这是在下的一点心意。”

“桑先生有心了。”邢娘面上带着淡且疏离的笑着接过了布包,转身领着他往厅内去。

冉颜早已在主座上跽坐,见桑辰进来,朝他微微颔首,“桑先生请坐。”

桑辰紧张的拱手道,“多谢娘子。”

待到他跽坐之后,冉颜微微挑起眉梢,平静的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模样,良久之后才开口道,“桑先生来找我,所为何事?”

桑辰觉得自己请求的事情有些强人所难,正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却听冉颜直截了当的开口询问,他稍微迟疑一下,道,“说来,在下与娘子只见过四次,说了几句话而已,在下来此求娘子相助,实在很是唐突……”

“等等。”冉颜打断他的话,“你说四次?”

除了赏花、询问砚台,冉颜一时想不起还在哪里见过他。

桑辰腼腆道,“娘子救周三郎那次,在下与娘子说过两句话。”

冉颜秀眉微蹙,眼前忽然闪过当日的画面:她在桥上抓住一个青年,青年急道,“这位娘子,你休要扯着在下,救命要紧啊!”

她埋土救人时,有个很二的青年问道,“不是说三郎还有救吗,怎的就地埋了?”

“你不曾去城中。”冉颜声音平淡,是肯定而非询问。

桑辰尴尬的解释道,“那日跑到马厩时,在下才想起来在下不会骑马,便就……。”

“说正事吧。”冉颜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这桑辰忒是把不住话题,明明正说着事,她才不过打个岔,他这就颠颠的跟着别人的话题跑了,冉颜怀疑,如果再扯远点,他会不会不记得自己来此处的本意。

桑辰连忙收住思绪,回忆了一下自己要说的事情,才道,“有人请在下写一份讼状,恰好死的那人,在州学曾是在下同窗,在下不好推辞,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写出的讼状无凭无据,官府恐怕也不会理睬,所以在下……不知娘子……可会验尸?”

验尸,冉颜手指一抖,这项工作她再熟悉不过,那种在尸体上寻找致命原因的感觉,陡然浮上心头,她觉得自己一片死寂的某个地方,瞬间全部复活了。

纵然心里情绪起伏,冉颜面上依旧平静冷然,只是桑辰见她久久不说话,以为她不答应,连忙道,“在下也知道,此事是强人所难,毕竟验尸这等事,有辱娘子身份,只是府衙的仵作不会随便帮外人……”

“你是讼师?”冉颜挺纳罕。讼师也就相当于律师,替原告或被告辩护、写讼状,这种人须得有主见,条理清晰、口齿伶俐、思维活络,从各个方面去辩证自己所阐述观点的正确性,像桑辰这种喜欢跟着别人话题跑、说话也没有一个重点的人,居然能当讼师?

“何谓讼师?”桑辰茫然问道。

冉颜忽然想到,唐朝八成是没有这个职业的,便也不再接话,心里暗自思量此事。

不得不说,桑辰还挺会找人,冉颜一个叱咤法医界资深人士,但凡到了她手里的尸体,绝对会被剖析的毫无秘密可言,关键是她有没有必要帮这个忙。

桑辰看着冉颜皱眉凝思的模样,心中不禁抱了一丝希望,他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想起冉颜能起死回生,应该医术十分高超,查出人的死因已应该不成问题吧?不过,要是能把人给救活就更好了……

哪怕让冉颜再投胎十次,她也绝对猜不出桑辰此时此刻天真的想法。

不过,她对这些也不会感兴趣,“你可会烧制陶瓷?”

桑辰不知道这跟验尸有什么关系,却还是老实答道,“烧制陶瓷是在下家里祖传的手艺,自然是会的。”

冉颜了然的点了点头,看着桑辰慢腾腾的道,“可以帮你验尸,不过你须得答应我三点,一是不得让人见到我,二不得让泄露我的身份,三是,你须得帮我烧制一样东西。”

看那方澄泥砚的制作工艺,以及精细程度,冉颜猜测桑辰烧制陶瓷的手艺应当也是十分出色的。

“这是自然!”桑辰满面欣喜,“在下的同窗家中颇有资财,他们也不想宣扬此事,已经买通了停尸房的守备,随时都可以过去。至于烧制东西,更是没有问题。”

冉颜点点头,“你说州学的同窗,莫非是彩秀馆那个案件?”

“娘子也听说了?”桑辰颇为诧异,他以为冉十七娘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贵女,这又不是在城中,谁想昨日才发生的案件,她今日便知道了。

冉颜直接忽略掉他的问题,淡然道,“明日我随你去城中验尸,我要烧制的陶瓷也十分急用,我希望你能够在三天之内完成。”

“在下定会尽力……”桑辰面上有些犹豫,烧制一件普通的陶瓷,制作、干燥、加釉、烧制、冷却,还要看烧制何等品种的陶瓷,便是一刻不耽误,也需得两日到半个月不等,若是精致一些的,一个月也难出成品。

“不是尽力,是必须。我帮你验尸,你帮我烧陶瓷,算是一桩买卖,我保证不会出任何岔子,你是否也应该保证速度和质量呢?”冉颜不知道烧制陶瓷具体需要多少天,她也不想强人所难,但是嫣娘几个人得性命危在旦夕,尤其是紫绪,若拖下去就是一个死,“我要的陶瓷,只是形状奇特,约有拇指粗细,中空,中间要有大小恰好塞进去的内胆,无需装饰,只需能够盛水放药……烧制这样的东西,最少需要几日?”

桑辰想了一下道,“若是天气晴好的话,再用上我们家的干燥秘法,三日倒是能成。”

“好,稍后我会给你一副详细的图。”冉颜微微松了口气,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一半,接下来就只剩针头,那么细的空心针,要去哪里才能找的到?

这半个月注定会十分忙碌,但对于工作狂的冉颜来说,实在不算什么,最让她头疼的还是冉家和秦家议亲这件事。

想起冉闻看她的神情,似乎对她得长相十分满意,这若是放在正常人身上,定然会想着把女儿嫁给更高的门第,冉闻恐怕也不会例外,但就冉闻对待母亲这件事情上来说,冉颜对这个目光短浅的父亲实在不敢抱任何希望,说不定秦家出了什么极大的好处,再加上继室吹吹枕边风,他就把她给卖了。

秦四郎风流成性,脾气变化无常又暴躁,冉颜实在怕自己哪一天忍不住杀人灭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