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 靳灯霍域小说

2020-02-14 15:14

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

推荐指数:10分

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中主要人物有靳灯霍域,由公子倾纯倾心巨作,正在有书阁火热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她为了活下去,和那个恶魔般的男人极尽周旋!可没想到腹黑帝少动手能力强,直接逼得她无路可退!她恨得牙痒痒:“谁稀罕你的动手能力!”某人气定神闲:“不信那就试试看?”

《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 第16章 用来整靳灯的局 免费试读

陆宁夏缓过神的时候,她的大势已去,同学们看她的眼神已经有了一些变化。

同学们都不再管陆宁夏,都觉得她对靳灯确实有些过分了。大家有的去扶靳灯,有的在整理被撞翻的桌子。

靳灯被同学扶起之后,才觉得后背几乎疼得都失去了知觉,现在几乎是直不起来。

“靳灯,你还好吗?”班长看着一直扶着桌子,疼得直不起腰的靳灯,关心的问道,“要不要带你去医务室呀?”

靳灯对着班长挤出一个微笑,说道:“谢谢班长,我没事。”

“嗯,那就好。”班长拍了拍靳灯的肩膀,然后帮着其他的同学去整理桌子了。

陆宁夏还是不甘心事情就这么算了,她捏紧拳头,恨恨得说:“班长,拿到这件事就不追究了吗?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偷走的钱。”

班长听下手中的动作,也不看陆宁夏,直径走向讲台,拍了拍讲桌,“大家,”同学们听到班长的声音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这件事,我认为到此为止了,大家都有着美好的前途,不要为这么点小钱伤了自己的名誉。我希望拿钱的那个人记住教训,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班长说完,不再多言。

“班长……”

“陆宁夏,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刚刚已经弄伤了靳灯,现在还要做什么?”平日里陆宁夏趾高气昂,谁都不放在眼里,出事情了就会扮可怜卖乖,骗得了那群青春期的傻男生,和抱她大腿的人以外,班长是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人。

陆宁夏瞪着班长,在心里暗暗的想着,你给我等着,我让你好看!

只是,在怒视着班长的陆宁夏没有发现的是,鲁宾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们的班级门口,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而且在刚刚混乱的时候,他看见那包钱就是从靳灯的桌子里掉出来的。靳灯的经济状况他不了解,但是既然她是陆晟的未婚妻,那她也不会差钱到这个份上。

再看看陆宁夏的样子,从一开始她就像是知道是谁一样,非要搜桌子,后来又直接针对靳灯,就好像知道东西一定在靳灯身上一样。

那这会不会就是陆宁夏设的局,就是要用来整靳灯的?

想到这里,鲁宾汉皱着眉头,拎着本来给陆宁夏买的零食离开了。

以前,陆宁夏在鲁宾汉面前说了很多靳灯的坏话。再加上靳灯在学校打扮并不抢眼,所以鲁宾汉也没太把靳灯的喜欢放在心上,反而觉得靳灯的喜欢让他有点丢人,所以才会有几年前那毫不犹豫的一脚。

但是现在看来,一切好像都错了。

陆宁夏还在生气中没缓过来,有些来的比较迟的同学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见陆宁夏,还笑眯眯的对她说:“宁夏,我刚刚看见你未婚夫提着零食站在门口呢,你要不要去看看?”

陆宁夏一愣,收起怒气,跑到教室门口,却什么也没看见。

她现在已经没什么心情去管鲁宾汉了,满脑子想的就是怎么能报复班长和靳灯。

思索良久,她向着班主任办公室走去。

靳灯看着陆宁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不知道她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算了,反正她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陆宁夏整整一堂课都没有来教室,临近下课的时候,班主任突然来了,叫走了班长。没多久,班长就红着眼睛和班主任还有陆宁夏一起回来了。

靳灯看着班长的样子,心里有些愧疚,应该就是为了这件事,班主任责备班长了。

可还没等靳灯来得及和班长说些什么,班主任就站在讲台上说:“由于班长的袒护和包庇,老师认为她无法做一个好班长,从今天开始,我班的班长由陆宁夏担任。”

陆宁夏站在班主任的身边,高傲的看着靳灯,眼里的笑意仿佛在说,靳灯,怎么样,还是我赢了。

靳灯看着陆宁夏,气的恨不得抓起笔袋砸她。我和你之间的恩怨,你为什么总要拉上无辜的第三人?

但是随即班主任说的话,让陆宁夏更加得意了,“靳灯,你现在和我去办公室一趟。”

靳灯一愣,还没有做任何反应,班主任有些不耐烦的说:“怎么,你没听见吗?”

“哦。”

靳灯走上前,陆宁夏对着靳灯轻视的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靳灯才刚刚随着班主任走进办公室,班主任一坐下,也不顾办公室里还有其他的老师,就对着靳灯劈头盖脸的说道:“今天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拿班费?”

我靠!什么情况!靳灯在心里大骂,陆宁夏,你这个不要脸的,你还恶人先告状!

“老师,我没有……”

还没等靳灯说完,班主任就打断她说道:“老师知道你妈妈生病的事情,也知道你现在家里有些困难,但是你也不能去偷东西啊!”

老师,你是不是在逗我?我妈妈被陆震天丢在邺城最好的医院里,又没让我操心过。靳灯在心里已经翻了无数个白眼了。

“老师,您有什么证据证明钱是我拿的?”靳灯看着班主任,一字一句的问道。

这时,已经有老师开始对她们指指点点了。

靳灯心里没来由得一阵烦躁,班主任是脑子不正常了吗?无凭无据的事情,就因为陆宁夏的几句话和她妈妈在住院就对她定罪?老师,你想抱陆家大腿的行为要不要做的太明显了?

班主任被靳灯看的有些发毛,但是她没办法,她儿子还等着进入陆家的公司做事呢!

“靳灯,老师知道你一个人不容易,但是这种自毁前程的事情你就不要再做了,而且你看你,艺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都已经拿到了,就不要做这种傻事了。”

靳灯越听越生气,捏紧了拳头,“老师,您就是这么当班主任的吗?是不是因为陆宁夏是陆家的人,所以哪怕她无凭无据的捏造事实,她也是对的?而像我们这些平民家的孩子,就什么都不是?”

班主任被靳灯的质问弄得羞愤难当,拍着桌子说道:“有你这么和老师说话的吗?”

靳灯也是真的被气到了,顶撞道:“那也要看看那个人是不是为人师表!”

“靳灯!你!你把你的家长叫来!”班主任生气的说道,“我还不信管不好你这孩子了!”

班主任其实是被靳灯戳到了痛处,恼羞成怒。而且还有这么多同事在,其实靳灯说几句软话,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是靳灯非但没有服软,反而还和班主任吵了起来。

名声不比别的,而且靳灯没做过的事,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我不会叫我家长的,因为我没错。”靳灯生平最讨厌有人冤枉她,而且还是因为对方的一己私欲!

“你这个小孩,怎么这么不服管教!你去在走廊上给我站着!你不自己叫家长来,我来请!”班主任气的不再看靳灯,指着走廊的一个角落说道。

靳灯也懒得再多说什么,反正妈妈现在也正在住院,老师也不可能联系到她,随便她吧。

靳灯站在走道上,看着天上漂浮的云朵,突然有些羡慕这些云朵,天空这么大,它们能去的地方可真多。

看着云朵,靳灯的思绪也和着云朵一起漂浮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你居然还有心情看云!”靳灯的耳边突然想起一个声音。

靳灯吓了一跳,回神看向身边的人,居然是多日不见的陆晟。

“你……你怎么在这儿?”靳灯有些惊讶的问道。

“我怎么会来?那得看看你在学校做的好事!”陆晟没好气的说,他刚刚勾搭上一个小明星,聊的正欢呢,突然被陆震天打来的电话给打断了。

靳灯有些犯迷糊,她在学校做了什么,和陆晟有什么关系?

“学校的电话都打到爸爸哪里去了!靳灯,你丢不丢人?你缺钱就直说,有必要做那种事吗?”陆晟的语气和眼神中都透露出对靳灯的嫌弃和不屑。

“我没有!”靳灯气的大叫,这到底是怎么了?不是请家长吗?怎么来的人是陆晟!

陆晟冷哼了一声,懒得再和靳灯废话,径直走进了办公室。

靳灯愣了几秒,也快步跟上去。

陆晟站在办公室门口,有些尴尬的问道:“请问哪位是靳灯的班主任?”

班主任本来还在生气,但是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大帅哥,气顿时消了一半,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我就是。”

这时,靳灯已经老老实实的站在陆晟的身边。

还没等陆晟说话,班主任又说道:“你就是靳灯的家长?”

陆晟脸上的笑容很尴尬,“是这样的,靳灯的监护人占时有事,我是……我是她哥哥,就代替监护人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靳灯,你去上课吧,我和你哥哥好好聊聊。”班主任退了退镜架,越过陆晟,看着靳灯说道。

靳灯咬着嘴唇,站在原地不动。

“你还傻站着做什么?上课去!”陆晟头都没回的对着靳灯说道。

靳灯脸上写满了不愿意,但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

终于挨到了放学,靳灯也不知道陆晟和班主任聊的怎么样了,她也不想和陆晟打电话,陆晟一定会冲着她发脾气的。

靳灯低着头,想着晚上陆晟会不会回家。

她身边不停的有同学走过,有好几个同学都在说,“你看门口是谁,长的好帅啊,还开着豪车。”

起初靳灯没有注意,但是听见的多了,靳灯马上就觉得不对劲了,停下脚步,转身就想跑。

如果她没猜错,同学们瘦的人就是陆晟!

但是,靳灯走了没几步,身后就传来陆晟的声音,“你去哪儿?”

靳灯装作听不到,继续向着反方向走。

陆晟看着靳灯明知自己在叫她,却跑的比谁都快得身影,做了个深呼吸,快步赶上靳灯,“你给我停下!”

靳灯被陆晟拉的一个趔趄,回过头生气的说:“陆晟,你干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