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神医傻妃小说桑小小-穿越之神医傻妃叶挽歌秦非夜小说阅读

2020-02-14 12:10

桑小小原创小说《穿越之神医傻妃》讲述了叶挽歌秦非夜的故事,穿越之神医傻妃桑小小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桑小小小说精彩节选:此处直行,出去右转二百米,回廊尽头处左转直行五百米,便到前殿。

穿越之神医傻妃
推荐指数:★★★★★
>>《穿越之神医傻妃》在线阅读>>

《穿越之神医傻妃》精选:

叶挽歌鄙夷的看了秦景司一眼,“你瞎嚷嚷什么,还死不了!”

秦非夜看了叶挽歌一眼,视线落在她的裙摆处,也不征得叶挽歌的同意,伸手就在她裙摆上撕下一个布条,用那布条紧紧的缠住了秦景司的伤口上方,“只能暂时遏制毒性蔓延,需请太医。”

说罢,他看向叶挽歌,“你,去前殿唤人来。”

叶挽歌指着自己的鼻子,“我?皇叔,你叫我去吗?我给你打成重伤,没晕过去都算好了,你还想叫我去前殿,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前殿在哪里。”

秦非夜一脸漠然的开口,“此处直行,出去右转二百米,回廊尽头处左转直行五百米,便到前殿。”

“皇叔,我胸口好疼,我走不动。”叶挽歌捂着胸口拒绝。

秦非夜抿着唇看着叶挽歌,而后站起身,作势便要自己前去,秦景司一惊,紧紧拽住了他的裤腿,“皇叔,你不要走,我不要同这个女人单独待在这里!”

“七皇子殿下方才好一通上蹿下跳,现在还叽叽歪歪,毒素怕早就蔓延到上身了,我估摸着,也熬不到太医回来,你很快要一个人下黄泉了,嘻嘻。”叶挽歌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你,你……”秦景司还欲骂人,秦非夜一记警告扫来,他立刻闭上了嘴。

秦非夜半蹲下身子,替秦景司号了号脉,他看着秦景司那血淋淋又黑乎乎的伤口,缓缓转头,看向叶挽歌。

“你,替他将毒素吸出来。”

“???”叶挽歌一脸黑人问号,“我?我替他吸毒??我才不!这毒性剧烈,若不小心沾染,我毒从口入,说不定暴毙得比他还快。”

“你是他未婚妻。”秦非夜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

“……”她现在退婚来得及吗?

秦景司睨了叶挽歌一眼,“叶挽歌,能替本皇子解毒是你的荣幸,若不是我前来见皇叔没有带随从,这种荣幸的事情轮得到你吗!你还不快点!”

“景司,安静。”秦非夜一记眼神扫了过去,秦景司瞬间噤声。

呸!

叶挽歌暗暗啐了一口,才默默举起手,“皇叔,我前几日偶然看了一本医书,知道如何解五步蛇之毒,不如让我试试?”

秦景司下意识便要反驳,秦非夜却问道,“何解?”

“皇叔,你让一让。”叶挽歌推了推秦非夜,后者不满的看了一眼自己被触碰到的肩膀,才退到一旁。

叶挽歌低头按了按秦景司的伤口四周,立刻有黑色的血液涌出,疼的秦景司龇牙咧嘴。

“有刀吗?”叶挽歌头也没抬的问道。

一柄泛着寒气的短匕首递到了叶挽歌的手中。

“你想……”秦景司才说冒出来两个字,胸口一痛,竟然是被叶挽歌点了穴道,他动弹不得,还说不出来话!

耳边终于没有了烦人的声音,叶挽歌心情大好,仰头问道,“皇叔,你可信我?”

秦非夜沉默不语,但也并没有阻止叶挽歌。

“皇叔你是不是不想替他吸毒又逼不了我,又发现他真的熬不到太医来了,所以让我死马当活马医啊?”叶挽歌轻笑着,手中已是手起刀落,她竟从黑乎乎的伤口中挑出了两根极细的尖刺来!

秦非夜鹰眸一暗,这才低头看向叶挽歌。

“这是五步蛇的毒刺,五步蛇在咬住人的那一刻便将牙中的毒刺扎入了皮肤深处,方才皇叔虽然下手快很准,但还是折断了毒刺,导致毒刺留在体内,毒素不断通过血液渗透。”

叶挽歌将毒刺挑开后,扯下了绑住秦景司脚腕的布帛,又狠狠的按压着伤口四周及整条腿,她的手法很怪,似乎不似简单的按压,而是顺着某些穴位在引导?

毒血不断从伤口处流出,直到流出的血液不再发黑,叶挽歌的动作才停了下来,她用方才撕下的布帛缠住了伤口,快速的扰了几圈后才打结固定,动作十分利落。

“毒血都逼出来了,不过体内仍有残留的毒素,还是要吃点药,才能排干净体内的毒素。”叶挽歌擦了擦自己沾了污血手,才缓缓站了起来,她如今这身子起身很是吃力。

“你,懂医术?”秦非夜探究的眼眸扫了过来。

“略懂略懂。”叶挽歌厚着脸皮说道,“我不是喜欢研究美食嘛,就连同药膳一起研究了,然后就某本书上就看到了关于五步蛇的特性。”

秦非夜追问道,“所看何书?”

叶挽歌摸了摸下巴,状若思考,“好似是叫‘世上十大好吃的蛇类’?我记不清楚了。”

秦非夜一脸怀疑的问道,“书在何处?”

“烤蛇皮的时候当柴火烧了。”叶挽歌回答得没有半点犹豫,她脸上泰然自若煞有介事般,完全看不出来半点异样。

“唔唔唔!”被遗忘的秦景司不满的抗议着。

秦非夜缓缓收回落在叶挽歌身上的视线,这才给秦景司解开了穴道。

“你是要弄死本皇子吗!你竟然挤了我那么多血?”秦景司立刻蹦了起来,不顾腿上的痛感就开始骂了起来。

叶挽歌立刻挡住眼睛,避免看见秦景司那张脸,顶撞道,“你现在死了吗?不是活泼乱跳了?本郡主救了你你还恶语相向,七皇子殿下真是好教养!”

秦景司噎住,这才发现方才麻掉的腿知觉竟然回来了,他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这蛇说不定就是你放的,否则你又怎么那么巧会解?想要本皇子对你感恩戴德从而对你改观?痴心妄想!”

叶挽歌背对着秦景司,眼眸一亮,拍手叫绝,“哇,七皇子,你这想法很好啊!刚才我应该奋不顾身给你吸毒,这才足够令人感动啊,失策了。”

秦景司跳起来,脚踝仍有些疼,走起来一拐一拐的,他骂道,“好啊,你承认了!果然是你要害本皇子!”

秦非夜的视线落在叶挽歌腰间挂香囊之上,鼻间一动,他皱眉质问,“叶挽歌,你香囊之中为何会有七莲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