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寒门尊婿免费 萧寒洛然小说阅读

2020-02-14 09:09

寒门尊婿

推荐指数:10分

男女主角是萧寒洛然的名称叫《寒门尊婿》,是作者西元之后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一代仙尊遭人暗算身死道消,然而他并未进入轮回,意外重回地球,时间则刚好是他出狱的那一天......

《寒门尊婿》 第二章 有女洛然 免费试读

“这个丈母娘,对我的成见估计非常之大啊!”

萧寒苦笑一声,本来五年前他一个穷小子入赘林家古冬梅对他就瞧不上,如今坐牢归来估计更是不入眼了。

不过算起来自己的确有所亏欠林家,萧寒也不好发作,只得又按响了门铃。

“啪”的一声门开了,露出一个小女孩儿的身影。

“叔叔,你找谁?”小女孩儿说道。

“你是......。”

看着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一双漂亮的眼睛,穿着白色的公主裙,宛如午夜小精灵一般,萧寒感觉自己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作为一代仙尊他的灵魂感应十分敏锐,那股来自血脉中的感应告诉他这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跟他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

“叔叔,我叫绮梦,他们都叫我梦梦。”小女孩儿甜甜的说道。

“梦梦。”萧寒轻声呢喃,瞬间感觉自己被一股幸福填满。

他紧走两步内心有一股想要拥抱女孩儿的冲动,正在这时林洛然走了出来一把抱起女孩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萧寒微微诧异,说道:“回来了?就别站在门口了,进来吧。”

“洛然,你让他进来干嘛,不怕他脏了屋子,一个杀害亲身父亲的白眼狼,如果进来了我怕彻夜睡不着觉。”古冬梅走了出来说道。

“妈,都说了,萧寒他是有苦衷的,他父亲本是有错。”林洛然解释道。

“好,那不说这个,你忘了这几年这家伙给你带来的痛苦吗?”

古冬梅声声质问林洛然让后者神情一顿,脸上闪过痛苦之色,但还是倔强的说道:“不管怎么样,萧寒刚回来先让他进家吧!”

“哼,好了伤疤忘了疼,既然这样随便你了。”古冬梅气愤转身。

客厅里,萧寒穿着老旧的衬衣牛仔裤看起来与林家奢华的装饰十分不协调,旁边的沙发上坐着林洛然和秦雨衫,坐在妈妈怀里的梦梦睁着大眼睛指了指萧寒问道:“妈妈,这个叔叔是谁?”

“他?”

林洛然看了萧寒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他是你的爸爸,刚从外面做生意回来。”

“爸爸,他是爸爸?”梦梦愣了一下,而后突然憋着嘴放声大哭道:“梦梦也有爸爸了,爸爸回来了。”

“你真的是我爸爸吗?”

梦梦睁着纯真的泪眼,不确定的问道,身子紧走几步却不敢靠近萧寒,后者轻轻伸手拉住小女孩儿颤抖的小手认真的说道:“是,我就是你爸爸。”

“爸爸,我好想你,他们都说我没有爸爸,呜呜......现在我跟大家一样也有爸爸了。”

梦梦一下扑进萧寒的怀里大哭,萧寒有那么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真的有了一个小天使,而后回过神来的他紧紧搂住怀中娇小的身躯,仔细品味亲情的味道。

“洛然,就这样让她们相认了,也太便宜这个家伙了吧。”秦雨衫有些替林洛然不值,没人知道这几年这个女人承受的压力,被家族排挤,被外人说自己丈夫是个弑父的杀人犯,各种压力下秦雨衫不知道洛然是如何挺过来的。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父女,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林洛然叹了一口气又对萧寒说道:“家族的人都叫我跟你离婚,你是什么意思?”

“离婚?”萧寒愣住了,而后内心掀起滔天怒火,说道:“不离。”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可是你觉得我们的婚姻还有继续的必要么?”林洛然反问道,平淡的语气如同冷冰冰的性格,让人猜不出心中所想。

“我萧寒纵然有错也应该给我一个补救的机会吧,我一定会给你们母女两一个美好的生活。”

萧寒并不是舔着脸死缠,而是觉得林洛然为她付出了这么多他怎么能抛弃了对方,以他的能力绝对可以会给她们一个光明的未来。

“哈哈哈,美好生活,就你!”秦雨衫哈哈大笑脸上写满了不屑质问道:“就凭你,一个劳改犯,一无特长二无文化凭什么给洛然好的生活,我看你还是放手吧,给彼此一个机会。”

“你也是这样想的吗?”萧寒反问林洛然。

“我......”

林洛然神情有些为难,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正在这时一边的梦梦睁着小眼睛好奇的问道:“妈妈,离婚是什么意思?”

听到女儿的询问,看着她小脸上天真的表情,众人才反应过来,讨论这些话题在此时或许有些不恰当。

“好了,今天先不说这些了,你刚回来先把衣服换换吧,洗个澡去去身上的污秽!”

林洛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移了话题,萧寒点了点头迈步上了二楼。

“洛然,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些年他带给你的痛苦还不够吗,难道你还想跟他过下去。”

看萧寒上楼后秦雨衫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不解,在她看来萧寒这样要家世没家世,要能力没能力的男人跟本配不上自己的闺蜜。

殊不知整个清河市,不知多少青年才俊对林洛然抱有想法,秦雨衫实在想不通林洛然为何不趁着机会跟萧寒离婚。

“叮,叮…”

正在这当头,门铃响了起来。

“雨衫,去开下门,看看谁来了?”林洛然对秦雨衫说道。

“哦…”秦雨衫无奈应了一声,知道林洛然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

“商总,怎么是你?”

门口,响起秦雨衫的惊讶声。

“没想到五年过去了,房间里的陈设还是没有变。”

林洛然的卧室里,萧寒注视着房间内的物品,墙壁上那一张显眼的夫妻照依然光洁如新,可见主人公时常打理。

推开属于自己的衣柜,有一股熟悉的感觉,五年前的一套套衣服依然整整齐齐,虽然款式老旧了,但是胜在干净。

“看来洛然心里还是有我的呀。”

萧寒有些高兴,在他看来如果林洛然排斥他或者说不爱他了一定不会把夫妻相挂在屋子里,更不会如此爱惜他的衣服。

“无论怎样,应该给你的幸福我一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

内心暗暗下定决心,萧寒找了一套黑色的西服进了浴室,五分钟洗漱完毕。

此时的他白衬衣,黑色西裤,黑色皮鞋,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安,此时的他身上充满了男人的气息,萧寒本身相貌就不差,虽说不上多帅但是胜在五官端正坚毅,配上自然散发出的自信,身上自然流露出一种气质。

“不错,不错。”

理了理袖子,看着镜子中丰神如玉的青年,萧寒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时,客厅里却是另一番景象,一个一身白色江诗丹顿定制款西服的帅气青年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

“商总,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我们林家庙小怕招待不周啊!”

古冬梅端了两盘水果一脸讨好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青年,眼中掩饰不住的激动之色。

“伯母说笑了,叫我商进就好,今天就是碰巧路过想来看看伯母和洛然,况且我们最近不是合作一个项目吗,正好可以聊聊。”商进彬彬有礼的回应了一句,余光看了看林洛然,一丝激动压在心里。

真是个尤物啊!

他叹了口气,他商进什么美女没见过,可是自从来到清河看到林洛然后他震惊了,世间竟然有如此天然绝色,比起那些外表光丽庸脂俗粉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真是有趣的遭遇!

商进忍不住又看了看林洛然美丽的侧颜,感觉心中突然窜出一股火气。

他今年三十有二,早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偏偏对林洛然一见倾心,在他内心认为林洛然这样的绝色只有他有资格拥有。

商进掩饰不住内心的火热,带着欲望的目光时不时在林洛然身上打转,又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束鲜花说道:“洛然,这是我路上看见一处花店特意买的,希望你喜欢。”

“商总,这不太好吧,洛然是有家室的人,这花我看还是算了吧。”

林洛然注视着商进手里的鲜花一脸为难,商进路人之心是个人都看得出来。

“只是花而已,只是一份心意而已。”商进脸色稍微低沉,正在这时楼梯上一个人影跃入他的眼帘,他双眼一瞪。

这是谁?

难道林洛然偷偷在家养了个小白脸,想到这里商进脸色有些难看。

顺着商进的目光,众人看见楼梯上一身白色衬衫西裤的萧寒,林洛然不由眼前一亮,这个五年没见的丈夫似乎更加帅气了,更难得的是浑身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他是谁?

商进内心掀起了一股波浪,难道看似冰清玉洁的林洛然在家里养了个小白脸,亏自己还这么在意她。

“哟呵,这是谁送的花,太low了吧,都什么年代了还送花这种划时代的东西。”

在众人的目光下,萧寒走了过来,一把拿起鲜花闻了闻,道:“臭,真是太臭了,送花的人肯定上厕所没洗手!”

“噗嗤!”

一旁的秦雨衫没忍住笑出了声,见过损人的没见过这么损人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