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伏天战神李伏天沐秋苏芸-都市伏天战神李伏天沐秋苏芸小说

2020-02-08 21:20

《都市伏天战神》李伏天沐秋苏芸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都市伏天战神李伏天沐秋苏芸小说精彩节选:也罢,也罢,只要你能幸福,哥哥就做你最坚实的靠山。

都市伏天战神
推荐指数:★★★★★
>>《都市伏天战神》在线阅读>>

《都市伏天战神》精选:

语气轻狂,神色不屑。

李伏天想不到第一次与未来妹夫见面便是这种情况。

细细想来,也终于明白了义父会是那般神情。

这未来妹夫,倒是狂妄。

“这......这位是我未婚夫,张峰。”

徐玉萍愣了愣,连忙收敛了俏脸上的神色,小鸟依人般,挽住了张峰的胳膊,再次补充道:“出自苏杭张家,在市里,有千万上市公司。”

弦外之音,小女人心思,李伏天岂能不懂。

一别十年,物是人非。

当年的跟屁虫,长大了啊。

也罢,也罢,只要你能幸福,哥哥就做你最坚实的靠山。

“行了,行了,刚回家,找什么屁的工作,有你鸟事!”

人老成精的徐青山岂能听不出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不等李伏天开口,就板起脸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张峰,说道:“伏天刚刚回来,我们爷俩好好喝上几杯,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别烦我们爷俩!”

“爸......”

徐玉萍撅了撅嘴,语气有些不满。

终究都是一家人,为何对待一个义子这般美好,反而对于自己的未婚夫,却是都懒得正眼瞧一瞧。

“哎呀,一家人图个热闹,怎么能让你们爷俩喝呢。”

陈芳轻轻拽了拽徐青山的衣袖,然后不动声色指了指不远处的酒桌,笑道:“这么多的亲戚朋友也都在这里,不是让人家笑话?”

“看,这不是伏天这孩子吗?十年了,想不到回来了。”

“可不是,听说没有用的兵啊,都是解甲归田喽,这穷小子,只怕是没能鲤鱼跃龙门,灰溜溜的回来了。”

“呵呵,今天倒是齐活,老徐五十岁生日,这穷小子回来,也有脸回家。”

四周几桌幸灾乐祸,那一道道目光落在李伏天身上,都是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一个一事无成的干儿子,一个家财万贯的准女婿。

就看看老徐这个犟脾气,到底向着谁了!

在众人的目光下,李伏天神色从容,不慌不忙,冲着徐青山笑道:“义父,义母说的对,今天是您生日,热闹热闹,图个喜庆。”

陈青山摆摆手,不愿意多说,拉着李伏天坐下,几杯烈酒下肚,喝得那叫一个痛快。

杯觥交错。

推杯换盏。

父子二人话不多说,一切尽在杯酒之中。

看着酒桌上红光满面,开心不已的徐青山,徐玉萍一双玉手紧紧握在一起。

自从她与张峰定亲之后,徐青山这张脸上,就没有露出一丝笑意。

现在两人把酒言欢,甚是开心,何曾将自己这个亲生女儿放在心上?

“对了,峰哥,你不是刚刚说,给爸准备了礼物吗?”

终于,徐玉萍找准了时机,轻轻碰了一下张峰,示意他可以将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了。

“对对对。”

张峰慢悠悠地喝了一杯酒,对于徐青山和李伏天在那里推杯换盏,也丝毫不感兴趣。

如此,听到了徐玉萍的话,他那目光落在了李伏天身上,嘴角上浮现出来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神色。

“岳父,我知道你喜好饮茶,这是我托人给你买了一盒正宗武夷大红袍,你尝尝。”

张峰西装革领,大有作为。

他挽了挽衣袖,露出了一块金光闪烁的手表,笑眯眯地将一个礼盒推到了徐青山身边。

“正宗大红袍,这东西很贵吧?”

背后的几座亲戚,见到张峰拿出礼物,不免小心翼翼的嘀咕起来。

“何止是贵,听说十几万一斤呢。”

一位青年男子目光羡慕的看了一眼张峰,忍不住的回应了一句。

嘶嘶!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老徐,钓上了一个金龟婿啊!

“哦?”

提及‘茶’字,徐青山的双眸一亮。

他虽若无其事的看了一眼张峰,但,终究忍不住对茶叶的热爱,轻轻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随即搓了搓手,就要打开礼盒。

“既然伏天退伍回来,想必也知道岳父今天生日,不知道,你这是带来了什么礼物?”

眯了眯双眼,张峰笑嘻嘻地看着李伏天,伸手指了指他旁边放着的礼盒。

普普通通,还无特色。

比起他刚刚送出去的奢华礼盒,明显不在一个档次。

陈芳这时也看了一眼,不由得心中暗自叹息。

这孩子,看来这十年,混的真的是穷困潦倒。

竟然连个像样的礼盒都买不到。

“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送什么礼物。”

陈芳也是好心,不想让李伏天在张峰面前失去了自尊,便赶紧好言说了几句。

岂料,徐玉萍拢了拢耳边的秀发,黛眉微微一挑,笑道:“妈,既然都拿来了,就打开看看呗。”

徐玉萍这时偷偷看了一眼李伏天,见他依然风轻云淡,泰然自若的样子,心中也是诧异。

好像。

他,至始至终。

都没有变过什么脸色。

“义父,我还记得,你曾说,品茶者,端乎君子之礼。”

“非庸人孺子可得知。中澹闲洁,韵高致静,乃洞庭碧螺春,更胜一筹。”

李伏天冲着陈芳微微一笑,而后轻轻拿起了身边的礼盒,语气平淡,放在了陈青山身边,幽幽说道:“这是我专门给你买的洞庭碧螺春。”

“呵呵呵,洞庭碧螺春?”

听闻李伏天这句话,张峰冷冷一笑,鄙夷道:“大夏十大名茶,唯大红袍之首,你不过一个区区碧螺春,也拿出来送给岳父,不嫌丢人吗!”

话音刚刚落下。

嘭!

徐青山借着酒劲,猛地一拍桌子,顿时双眼通红,死死盯着张峰。

“十大名茶又有何妨!大红袍虽是名茶之首,但,老子酷爱碧螺春!”

“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品茶,品道,品君子!”

“你不懂茶之一字,也敢胡说八道!”

徐青山怒火汹涌,他虽不在名门望族,但,对于茶道,则是颇有研究,自然不允许别人诋毁。

“你看伏天,不骄不躁,乃是谦谦君子!”

“而你,交横跋扈,哪里像个君子?”

说着,他随手拿起大红袍,啪嗒一声,扔在一旁,气道:“你的礼物,老子不要!”

张峰:“......”

众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