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战神在都市刘元文夏欣-天罡战神在都市小说

2020-02-14 06:12

《天罡战神在都市》刘元文夏欣剧情严谨,有看点。天罡战神在都市刘元文夏欣小说精彩节选:夏欣一家同刘元文坐到夏家代表的位置上,夏业成和周簇佳恨死了刘元文。

天罡战神在都市
推荐指数:★★★★★
>>《天罡战神在都市》在线阅读>>

《天罡战神在都市》精选:

夏欣一家同刘元文坐到夏家代表的位置上,夏业成和周簇佳恨死了刘元文。

入席前后,周簇佳一个劲地数落他,龇牙咧嘴,恨不得把他吃了。

刘元文倒是一脸淡然,淡然中透着一股傲然,让人看了直咬牙,因为他们想要看到他惊慌失措无助的一面。

“切,傲什么傲,还不是乖乖在那里窝着!”夏鹏飞鄙夷道,“坐那么后排还不会反省,真是不思上进。”

“就是,夏业成,你好好看看,多让他跟鹏飞学学,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刘元文,现在还在帮别人打零工吧?看看鹏飞,都签了一大生意了,比他打零工强多了。”

“人比人气死人,不思进取的人,有什么可说的?”

……

夏家人一个个都顺着夏鹏飞的话打开了话匣子,尽情损着刘元文。

刘元文淡然地听着,环顾着四方冷嘲热讽的面孔,又落在前排柔声细语安慰着夏鹏飞的夏家奶奶身上,嘴角勾勒出轻微的弧度。

捧得越高,摔得越痛。

“你笑什么?都跟鹏飞好好学学!”周簇佳见他这幅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都是刘元文害得他们坐到尾座,还有脸笑?

“咦,那不是刘佳老师吗?”

“刘佳老师,真的是您?您怎么来了?”

“刘佳老师您来这里干嘛?”

……

门口处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寿宴上的宾客惶恐地同某个人打着招呼。

夏家人一阵惊愕,一个个伸长脖子,如同嗷嗷待哺的雏鸟张望过去。

只见一名体型富态的中年男子笑呵呵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名西装革体,体型强壮的保镖,刘佳笑盈盈地朝众人打着招呼,朝夏家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刘佳老师,您怎么来了?”见清来人,夏家老太太急忙起身恭迎,激动地看着他,暗暗吃惊。

“这不是您老过生日吗?我特地来看看!”刘佳恭敬地同夏家老太太打着招呼,目光滑过夏家人。

每名夏家人赶紧整顿衣着,展露出最好的精神状态,刘佳的地位不仅仅在江州市,在全国整个音乐界都颇有名望,不是豪门贵族,或跟他有深厚交情的家族,哪怕重金求他都未必请得来。

可以说能邀请刘佳来贺寿,绝对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刘佳老师,您可是我的偶像呀,来,您快入座!”夏鹏飞殷勤地腾出了一个位置,那时距离夏家老太和他最近的地方。

“不急不急,”刘佳微微一笑,身后一名保镖走出,打开一个盒子,一座晶莹剔透的玉佛安静地躺在盒中,这座玉佛做工精细,栩栩如生,透出佛家的威严,“夏老太太,这是我给您的礼物,希望您笑纳!”

众人一阵惊讶,这座玉佛的做工和材质是一等一的好,没个十来万的怕是买不来,夏老太太已是被深深吸引,却强行耐住心中的悸动,笑道:“刘佳老师,这未免有些太贵重了。”

“不贵重不贵重,您就收下吧!”刘佳心不在焉地摆摆手,目光依旧打量着夏家人,终于他在最后一排上停了下来,三步两跨,迈步而去,“哎呀,小友,原来你在这里,真是抱歉,我之前没有看见你!”

众人一阵诧异,见他直径走向刘元文,个个惊得下巴合不上来,刘元文微微一笑,手掌有力地与他握在一起,“刘佳老师,真没想到你能来!”

“哈哈哈,别人的我可以不给,不过你在这里,我是一定要来的。”

二人的对话让夏家人倒下一口凉气,刘佳能来这里,是因为刘元文?这可能吗?

刘元文看着眼前激动地刘佳,并没有多少激动,因为刘佳来这里完全是他的意思,他想要在夏家拥有话语权,就必须树立自己的权威,入赘女婿并非不能拥有权力,而是看你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

刘元文前世征战无数,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从周簇佳的话语中知道想要从夏鹏飞那里要回属于夏欣的东西,光靠道理是不够的,还必须让夏老太认清事实。

什么事实?那就是她必须要还给属于夏欣的东西和地位,没了夏欣,整个夏家都会垮!

只有在强权和实力之下,才有如此强大的震慑力,所以刘元文必须要强势的手段震慑住他们。

果然,那些人见刘元文和刘佳在一起谈笑风生,个个心里头都不是滋味,因为在他们心里,刘元文根本就是个窝囊废。

“先坐下,我们事后再说!”刘元文礼貌地道。

另一名保镖很是快捷地拉开了椅子,众人见到刘佳居然坐在尾座,个个心头都不是滋味,来宾也是一阵诧异。

“夏欣,你们怎么能坐这么哪里呢?赶快来奶奶这边坐!”夏家老太连忙喊道。

夏鹏飞脸色大变,“奶奶,这怎么行?那个刘元文不过是入赘的废物,岂能因为他……”

啪!

“下去!”夏家老太太毫不留情地甩了他一巴掌,脸色铁青,因为在他破口大骂的时候,刘佳的脸已经沉了下来。

夏鹏飞不甘地“哼”了一声,拖动桌子走了下去,宾客们的神色顿时精彩,这就是夏家钦定的继承人?

之前还说别人不思上进,现在谁不思上进?刘佳的身份地位比夏家所有人都要高,在场所有人加起来才勉强与之抗衡。

骂一句就生气,十足的孩子气,若真让他继承夏家,不出三年,夏家就会亏空。

……

刘元文见状,便邀刘佳一同坐到近前,周簇佳昂着头,恍似山鸡飞上了枝头变成了凤凰,坐在身边的夏欣无奈地摇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近前奶奶的脸色,用眼神示意刘元文能让刘佳多跟奶奶说会话。

刘佳同之前与夏老太太打过招呼后,也无视她的示好。

“刘小友,我们就这么说好了,到时候你来我工作室,价格方面我保证你满意,你看怎么样?”

“好!”

刘佳跟刘元文简单地交谈了一会儿,并没有继续逗留在这里的意愿,得到满意的答复,起身离去。

在场宾客都用敬畏的眼神看向刘元文,在江州市能让刘佳用这种语气说话的,一个是家境地位极为恐怖,一个则是特别有才华。

刘元文自然不是第一种,可是第二种,可能吗?窝囊了三年的废物,寄人篱下,遇事唯唯诺诺,能有什么出息?今天说不定就是依赖了某个人的关系罢了,可是他是谁呢?

夏家人也是心存疑虑,见到刘元文依旧一脸淡然,他们恨不得上前刨根问底,嚣张个什么劲呀嚣张?不过是攀了某些人的大腿罢了。

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夏欣则是一片惊愕,她听过刘元文弹琴,弹得很好,可那不是抄袭别人的吗?为什么刘佳还来找他?难道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想起三年来,自己对刘元文的了解一点都不多,心中不由闪过一丝愧疚,能引起刘佳这样音乐大佬注意的人,为什么三年来她就没有注意到呢?

三年来全家人对他冷嘲热讽,自己虽然没有参与其中,时常为他维护,可心里又何尝不是看不起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