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洛刀神洛允巴特小说免费试读

2020-02-13 21:10

洛刀神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主人公是洛允巴特的小说叫做《洛刀神》,是作者废都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患绝症的洛允无可奈何,只能选择把自己冰冻在冷冻舱内发射到太空,希望能遇到高科技的外星人,前来拯救性命。谁知却穿越到了一个古武的世界,为生存,为了世界和平,拿起刀,一往无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赢得无数美女倒贴入怀。厌倦杀戮携美退隐,江湖一直流传他的传说!

《洛刀神》 第4章 右手筷子左手女人 免费试读

擦,你妹的,暗器也能隔山打牛吗?洛允不假思索,本能地拉着欧阳若米蹲下。

“夫君,他们为何打起来了?”

“同门操戈,哎,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三十六陂镖局的人纷纷倒地,这花幽独暗淡无光,在阴暗的林中穿梭,速度很快,不易被人发现。

郑天龙父女两人使用的水佩风,明显没有宛若秋的花幽独厉害,应该是走江湖太久,没有刻苦修炼暗器的缘故吧。

几十招之后,郑天龙带着郑秀儿仓皇逃走了,剩下的三十六陂镖局的人,不是死,就是逃,可惜他们只恨爹妈没有多生两条腿,花幽独像长了眼睛一样,不论躲逃,都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洛允以为人多就能胜利,没想到宛若秋与她使用的花幽独如此的狠毒,杀人如草芥,这一说法,他今日一见,终身难忘。

“喂,蹲在那里干什么啊!”

洛允弱弱地问:“女侠饶命啊,我与妻子只是路过,打酱油的,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不要杀了我们啊!”

“谁说要杀你们了?你过来,叫什么名字?”宛若秋伸出食指弯曲了一下。

“小人洛允,不知道女侠有何吩咐?”

“呵呵,我怎么能是女侠,我只是杀人为乐的女魔头!”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始终都是魔比道高出一截,小人一直都仰慕女侠的威名……”

“得了,崩吹了,去镖车上给我取一件物品!”

洛允冒着冷汗小声地问:“小人斗胆问一句,女侠,要取什么物品?”

“洛刀!”

“哦!”洛允赶紧小跑过去,在镖车上翻箱倒柜地寻找洛刀,不就是一把刀,为何不见踪影呢,镖车上翡翠玉石古董挺多的,唯独没有找到一把刀。

“女侠,没有洛刀啊!等等……”洛允终于看到压箱底的一把金色的,大约三十厘米长的大刀,他使出吃奶的劲,才把刀拖出一个角:“女侠,你看,这把短金金刀,是不是洛刀啊?”

“洛刀不是刀!”

“不是刀,那是什么?”洛允惊讶了。

“郑老头他们也没有押运洛刀,接着!”宛若秋朝洛允扔出一件东西。

相接不是那么容易的,洛允伸出双手,但拿东西依然砸在他的鼻梁上,把他砸到在地上。

欧阳若米惊呼:“夫君!”

“没事!”洛允揉着鼻子,拿着宛若秋扔过来的东西,一看,原来是那本残缺的洛刀谱。

宛若秋蹙眉,冷冷地说:“没事,干嘛随身带着一本洛刀谱的赝品,你知道吗,江湖人人都想得到洛刀与洛刀谱,成为洛刀神,你这样很危险的。带着你的娘子去过安稳的日子吧……”

洛允赶紧下跪道:“多谢女侠指点迷津!多谢女侠指点迷津!”

“镖车上值钱的东西,你们随便挑些吧……”说这句话的时候,宛若秋已经不见踪影了。

欧阳若米站在洛允的身边不解地问:“夫君,你为何拿走这么多贵重的东西啊?”

“若米,女侠吩咐的,我们不能辜负女侠的意愿啊!”

“她只是让你随便挑些啊……”

“是啊,我这人不随便的,一旦随便起来,便是贪婪了……”洛允心中盘算着用这些值钱的东西购置田地房产,过着小康安居的乐业,快要被肺癌折腾死之前,花天酒地一番,快快乐乐地死去。

有了马匹,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风何城。

风何城中最出名的客栈就是燎香园,过往的江湖人士,文人骚客们都是选择这家客栈留宿。

洛允春风得意地站在燎香园招牌前,故作很深沉的模样念道:“香燎,这香疗法怎么古代也盛行啊?”

“夫君,是燎香,看样子是一家很气派的客栈。”

“很气派吗?不觉得,怎么没有人来招呼我们啊!”洛允问道:“是不是我们不够气派?”

“夫君,你已经置换了很银两,购置了奢华的衣服佩饰,很气派了。”

“或许这里进进出出的人都显得那么的奢华,都是他娘的总裁老板。”洛允无可奈何地牵着欧阳若米走进燎香园了,随意选择了一张空桌子坐下了。

燎香园很大,像一座宫殿,摆着无数张桌子,进来吃饭的客人非常的多,什么样的人都有。

“两位客官,吃些什么?”

“不求最好,只求最贵,吃完了,住店!”洛允边霸气地说,边给了店小二一碎银子。

“客官稍等!”

洛允得意地对欧阳若米说道:“若米,你看到没有,这就是有钱的好处,身份立即彰显了!”

哐当一声,摆在洛允桌上的不是菜品,而是一把刀,没有刀鞘的大刀,插在桌上,刀锋冒着寒气,丝丝逼人。

洛允现在才明白每张厚厚的木桌上为何总是有着深浅不一的痕迹,这分明就是刀痕。

整个燎香园的食客们都把目光聚集在洛允这一桌上。

江湖中,江湖事,不论江湖人还是普通人都喜欢看。

洛允顺着刀锋,把视线往上移,一个魁梧的男人霸气地望着欧阳若米,他的眼中没有别的男人那般肆无忌惮的欲望。

“这里的人都认识我!”

霸气的声音,让洛允紧紧牵着欧阳若米的手,他想离开这燎香园,真是是非之地。

燎香园的食客们纷纷挪开了视线,只有少许的江湖人注视着。

“美人,我叫冷欺花!”

擦,你爷爷的,这欺花的名字够霸道,洛允咬着嘴唇暗想:妈的,这样不得了,为何不取名冷采花呢!

欧阳若米只是默默地注视着洛允,全然不看那个冷欺花,在她的眼中似乎只有洛允一个男人。

冷欺花碰了冷鼻子,把恼气洒在洛允身上:“你是刀客吗?”

洛允摇着头。

“不是刀客,却坐在江湖人的位置上……”

洛允也是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刚刚选择坐在这边的时候,另一边的人们投来了很惊讶的目光。

燎香园把江湖人与非江湖人的位置划分了。

洛允叹息,怎么做错了位置。

“冷欺花?什么是刀客?”洛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却不是他心中想的那个宛若秋。

一个年轻的书生坐在了洛允的另一边,微笑地看着他。

“手中握着刀,便是刀客!”冷欺花的这番话,真的让洛允紧张的心想笑,他觉得这个冷欺花有点想那不借钱的朋友巴特。

书生面对洛允问道:“请问这问公子手中握着什么?”

洛允一下成为燎香园的焦点了。

“右手筷子,左手女人。有人说食色性也,不食,不色,非君子……”洛允的一番话,让燎香园的食客们哗然了。

手,女人的手,当然是欧阳若米的白皙滑嫩的小手。

筷子,当然是一双泛黄的青竹筷。

洛允觉得这个年轻的书生就是宛若秋装扮的,有了她在身边,他的底气也足了很多。

宛若秋若真的要杀他,早就在杀死三十六陂镖局的人的同时,用花幽独了却了自己和欧阳若米的性命。

宛若秋继续问道:“公子的手不曾握刀?”

“刀剑无情,有情岂能被无情恼呢!人生得意须尽欢,千杯醉,何须言刀剑……”

“客官,你的菜来了!”上菜的不是店小二,而是一个貌若桃花的少女。

“妹妹,你为何来了!”冷欺花盯着少女问。

“久闻这燎香园的老板冷某人有着一个乖巧的女儿冷胜雪,不过与这位公子身边的坐着的冰美人相比,似乎雪不如冰……”宛若秋这番话,明显带着另外的涵义。

洛允能听出来,但不能听懂:“晕,吃顿饭不容易啊……”

后半句的拉一泡屎尿更不容易,他没有说出来。

冷欺花与冷胜雪对着一个突来的中年人,说道:“爹,你怎么来了!”

“有人在说冷某人的名字,我能不来吗?”冷某人凝视着洛允他们,说道:“这位公子的话不错,燎香园本就是敞开大门让天下食客食用美食的地方,现在却让人吃顿饭都不容易了。”

这是整个燎香园的食客们都放下了筷子,屏住呼吸看着。

冷某人继续说道:“这位公子,我可以坐下吗?”

洛允受惊若宠地回答:“你是燎香园的老板,你的地盘,你说了算,不用询问我!”

“宾至如归,乃燎香园的宗旨!”

“爹!”

“退下……”冷某人的手掌按在桌上,插在桌上的大刀,以及冷胜雪端来的那盘菜,一并飞起来了:“带上你们的东西回去思过!”

冷氏姐妹接过那些东西,带着怨恨的眼神离开了。

炫酷吗?洛允口干舌燥了,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冷某人的这一手内力,让燎香园的食客们心中惊呼。

“冷某人,好深厚的内力啊!不愧是燎香园的老板……”宛若秋微笑地说:“冷氏兄妹的内力尽得你的真传啊!”

洛允这时注意到木桌上盘子留下的凹痕,还有大刀插入裂痕了整张木桌,若不是冷某人的手掌暗示力道,保持着桌子原封不动,不然早就散架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