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锦瑟丰延年做主角的小说-贺锦瑟丰延年婚期陌路总裁追妻路漫漫阅读

2020-02-08 18:18

贺锦瑟丰延年做主角的小说叫做《婚期陌路总裁追妻路漫漫》。贺锦瑟丰延年婚期陌路总裁追妻路漫漫小说精彩节选:一道人声越过沸腾的人群,穿进了贺锦瑟的耳膜,她慌忙回头,就见米粒儿百米冲刺般冲了过来,跌入她的怀抱。

婚期陌路总裁追妻路漫漫
推荐指数:★★★★★
>>《婚期陌路总裁追妻路漫漫》在线阅读>>

《婚期陌路总裁追妻路漫漫》精选:

三点,云城机场,贺锦瑟坐着出租车,站着冷风中,全身被包裹在大衣里面,是棕色大衣,脸上还带着口罩,至于头上,还带着一只帽子,这样奇怪的装束,虽然不是最显眼的,但一眼看过去就能瞄到她的身影。

米粒一直没有回她的vx但照贺锦瑟对她的了解,十有八.九,米粒是已经坐飞机来了,她一向风风火火,尤其是遇到她的事情上。

“贺锦瑟,回头!”一道人声越过沸腾的人群,穿进了贺锦瑟的耳膜,她慌忙回头,就见米粒儿百米冲刺般冲了过来,跌入她的怀抱。

“米粒,都二十八了,你还跟孩子一样......”贺锦瑟推开在她身上乱蹭的米粒,盯着她小小的脸蛋看去,五年了吧,这小丫头还是这么年轻,可爱,充满朝气。

贺锦瑟笑了笑,“怎么想到来云市看我?顺便旅游?”

“谁要来旅游?我抛下我的先生直接过来了,不就是为了你的事情!”米粒撇撇嘴,“丰延年呢?他不来接送你么?”

米粒左顾右盼,贺锦瑟单薄的站在机场门口,别说丰延年了,丰家连个转接送的都没有。

她这个太太,当的哪门子的太太?

“他们丰家是破产了么?”米粒抬抬头,“丰延年连个司机都不给你?”

米粒有很多话要说,一旦说出口,就是质问声不断。

贺锦瑟不知该如何同她解释,一旦解释,这个一点就燃的小辣椒肯定会去找丰延年拼命,丰延年最近和陆楠在一起,最烦别人去叨扰他。

“不是,是我自己要来,他们不知道!”贺锦瑟辩驳道,“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去吃饭吧。”贺锦瑟勾着米粒的臂弯,“我的身体有些差,怕是不能陪你好好逛云市了。”

“陪你逛逛医院也是不错的。”米粒翻了翻白眼。

她这是......知道了?

贺锦瑟笑容凝固在脸上。

不远处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掠过人群,不等贺锦瑟抬头,丰延年高大的身影压迫性的来到在她的上方,贺锦瑟背后一僵,直愣愣抬起头,眼泪还有些呆滞。

“贺锦瑟,哑巴了?”丰延年通身冷冽,就跟冰刀子一样,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你突然出院,不和家里说,这是当我们都是死的?”丰延年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感情,那眼神像是要活生生将贺锦瑟给拆吞入肚一样。

绕是局外人的米粒也在霎时间懂了些什么。

“丰延年,你就是这样对待锦瑟的?”米粒小小的身子不引人注目,但一出声,丰延年就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随机呵笑一声,“是嫌我欺负你了,找闺蜜打抱不平,贺锦瑟,你这是非要和我作对了?”

“是你不肯离婚,不是我和你作对。”贺锦瑟带着水雾的眸子眨了眨,睫毛上染上一点泪花。

“又是离婚,丰家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家族,这婚我说不能离,就没人敢给你办理离婚手续。”

瞧瞧真是狂傲。

“丰家了不起啊,丰延年,你的底气倒是挺足的。”米粒反抓住贺锦瑟的手,贺锦瑟按了按她的手指,“米粒,别说了。”

“你还想护着她?”米粒一见贺锦瑟一幅要护着丰延年的架势,有些吃惊,“这个男人可是出轨了哎。”

声音说大也不大,正好传到丰延年的耳朵里。

丰延年大步向前,拖拉着贺锦瑟的手臂就往外走,力道很大,贺锦瑟疼的滋起眼睛,不用说,她稚嫩的手臂上肯定出现了一点红痕。

米粒追了上去,而贺锦瑟一想到最近几天的伤口,跟着猛力挣扎着,摆脱丰延年的束缚,“够了!我不想继续再去闻那些令人作呕的消毒水的味道,你还想我身上多添几道伤痕么?”

“楠楠的账我还没有跟你算。”丰延年冷笑一声,“你诋毁自己可以,诋毁楠楠是小三就不行!”

他义正言辞的为他的女人说话,面前的却是他的妻子。

贺锦瑟是苦涩的,嘴唇瘪了瘪,压抑的怒气一瞬间化作浓浓的委屈和酸楚。

“她本来就是小三,我没有说错,你为她正名啊,娶了她顺心顺意,不好么?”贺锦瑟低着声。

“楠楠不屑这些,倒是你的态度,叫我很不爽。”

“不爽就不要纠缠锦瑟了!臭男人!”米粒踹了丰延年一脚,丰延年避开,他不是任凭别人欺负的主。

“她是我的妻子。”丰延年一字一顿道。

贺锦瑟以前听了这些话还会感动,现在只觉得这是这个男人束缚她的手段。

“妻子?呵呵,你是怕外人骂陆楠所以才让我做个假人吧?丰延年,你看看我身上的伤,只要我去法院告你,你和陆楠都得完!”贺锦瑟眼底闪过一丝光亮,转瞬即逝。

丰延年清楚她不会这么做,别的女人会,但贺锦瑟不会。

“跟我回去。”千言万语丰延年只剩了这么一句。

“她得跟我离开。”米粒挡在贺锦瑟的面前,丰延年一个拖拽,米粒往边上甩去,对待女人,他鲜少会怜香惜玉。

“你再这样,就不要怪我对你闺蜜下手了。”丰延年胁迫道,话语之间还带着一点得意。

“你!”贺锦瑟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愤愤不平地跟着丰延年的背后,一到外面,他那辆很是醒目的商务车就停在马路边,马路边上站着一个美艳的女人,女人拿出口红在补妆,贺锦瑟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很是窈窕动人。

她垂下头,认命地跟着丰延年上了车,那个女人也跟着上了车,不过她是直接上了副驾驶。

丰延年看着女人,女人不明所以,招笑道,“丰总,不是说好要送我回家嘛?你这是要出尔反尔?”虽是说着责怪的话,但胜在声线酥.麻,最是能勾动男人的心魄。

“副驾驶只能我爱人坐。”丰延年简单提醒一句。

女人撇了一眼贺锦瑟,“但您的太太好像不愿意坐在副驾驶呢?不如便宜了我。”女人嘟嘟小嘴儿,红唇抿了抿,一脸痴迷地盯着丰延年的侧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