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余情未暖只等你 陈明杰宋海闻

2020-02-13 12:07

余情未暖只等你

推荐指数:10分

《余情未暖只等你》主人公叫陈明杰宋海闻,是佚名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已上架起点看书。全文讲述了陈明杰结婚之前曾对我发誓,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我拼了命地去救他,恨不得把心掏给他。到头来,他却轻飘飘地说了一句,“离婚吧。”宋海闻是我不敢奢望的人,他说什么都云淡风轻,“我不懂得怎么去爱人,我也不爱你。但我要你在我身边,一刻都不能离。”我知道冷静内敛如他,只是把我当做替代品,但在他说“我要结婚了”的那一刻,我还是崩溃了……如果没有发生那么多悲伤故事,你还有没有多余的心情来爱我?

《余情未暖只等你》 第7章 整个世界颠倒 免费试读

门关上的瞬间,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黑暗将我笼罩。

我的自尊我的婚姻我的一切……都完蛋了。

身体的痉挛令我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坠落在冷风中,刚刚那一幕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像电影一样一遍遍地循环播放。我猛地冲进卫生间去呕吐,吐到身体都发抖了,也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我不干净了。

我靠在冰冷的墙砖上,嚎啕大哭。

我曾以为最珍贵的,被自己贱卖,他人弃如敝履。我不是说自己有多清高,没有人将女性的贞操放在了她的身体里。只是这一刻,悲伤大于无奈,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感觉自己的人生会就此坠落,整个世界就此颠倒。

不行,我不能让这些继续下去。

黑暗的夜色笼罩着一切,将我的狼狈匆匆掩埋。

一离开外郊别墅,我急忙打电话给了兰姐告诉她我以后不会在酒吧做了,我得找份正正经经的工作。兰姐很奇怪地问我怎么了,我说我不想赚这种钱,宋海闻他强迫我了——

说到这里我就说不下去了,我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张开口,空旷的街上都是我的哭声。

“你这孩子怎么这个样子?颜颜,宋海闻是咱们酒吧多少姑娘梦寐以求的男人,他长得好看又有钱,就算是不给钱也有姑娘陪他睡,兰姐我帮着你,你却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听话,我不会害你的,只要你能抓住他的心,这安城有什么你得不到?豪车别墅、珠宝包包,那些你以前碰都没碰过的东西,唾手可得。”

“我不要那些东西,我只要明杰。”晚风吹在我脸上冰冰凉的,我用力抹了把脸,吸了吸鼻子,“兰姐,我跟你说的是真心话。”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心话。”兰姐那边有些嘈杂,对我好像也没耐心了,“反正明杰已经那样了,就是个烧钱的主,宋先生那边你就当帮帮我行吗?你跟谁不是睡?我就搞不懂了,能从男人身上得到好处的事情,你为啥就不愿意?”

“再说你这件事和你婆婆商量过吗?我劝你别冲动。明杰那边还需要钱的,不是我不让你辞职,是我一直把你当自己亲妹妹,给你机会。像你这样的女孩,大学生,长得漂亮,大街上去招一招一大把,你好自为之。”兰姐提高了音量,电话机那边的声音更吵了,听得我头疼。

然后我挂了电话,走在寂静的路边,过了很久才找回自己的思绪。

可笑,我竟奢望兰姐能懂我的爱情!

我感觉自己被困在一个漆黑的深渊里,无法呼吸,什么都抓不住。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是不是一定要靠这个来赚钱?我为什么不能凭借自己的双手去奋斗?去努力?

不一会,车子轮胎急刹的声音猛地在我耳边响起。

我一回头,刺眼的灯光照得我睁不开眼睛,然后车窗被人摇了下来,我才发现这辆车是宋海闻的。开车的是他的司机,西装革履,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那双眼睛扫在我脸上,满是温和。

“颜小姐,我是宋家的司机,我姓王。我们之前见过的。”他下车来给我拉开后座的门,“先生让我送您回市区,这里晚上不太安全。以后如果有需要,会让我负责接送您。”

“您客气了。”我呆呆地上车,然后他递给我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瓶水还有几个药盒,是各种避孕药,长效的短效的都有。

“经常吃急性避孕药对身体不好,你自己注意,不要自找麻烦。”他一边开车一边提醒我,“先生出国念书八年,对国内的情况也不熟悉,但既然他对你特殊,我也会将善后工作做好。”

我坐在后座,一声不吭,心里却在冷笑,宋海闻还真的是冠冕堂皇地侮辱人。原来,他以为我迫不及待地爬上他的床,想要跟他生孩子呢。

我让司机把我放到家附近就下了车,然后目送着那辆车掉头离开。

虽然我无比迫切地想知道明杰他究竟怎么样了,但我不能这个样子去见他。我一个人沿着小巷子晃荡,走的特别慢,特别慢。

这时候路上冷冷清清的,几乎没什么人。

期间梦云给我发了视频,问我怎么样了,钱的事情怎么说,我刚想撒谎让她别担心呢,她就一句话堵住我的嘴说,“你可别瞒我。宋海闻跟欧晋亿在一块喝酒呢,也就刚才的事情,我一个人被晾在家了。”

然后我就咬了咬唇,说了实话,“宋海闻强迫我了,但是就那么一下。我跟他说,我们两清了。”

梦云听完呆了一下,然后问,“什么意思?他睡了你了?”

不,我有家有丈夫的,绝不能把件事说出去!想到这里,我连忙吸了吸鼻子,掩饰过去,“没。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像是被虫子咬了一口,疼过去就好了。梦云,我不想干了,我很累,我想好好休息。”

一想到明杰,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怎么也止不住。

梦云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又开始提醒我说,“他同意跟你两清了吗?要是两清了,你也不亏,反正你已经结婚了,有依靠。不过,要是他下次还找你怎么办?你可一定要站稳立场,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他同不同意与我何干?从明天开始我就去找一份正经的工作,远离原来的圈子。

然而,我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

我站在晚风里,直到整个人被吹凉了个通透,才平复好心情。下定决心回家,一打开门,就看到婆婆那张熟悉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妈,你怎么回来了?”我赶紧擦了擦眼泪。

“我不回来还能到哪里去?刚刚明杰醒了,说要吃饺子,我打你电话又不接,只好自己回来包饺子。”婆婆擦了擦手,转身回到厨房,“还不快来帮忙?”

明杰醒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整个人都懵了,站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地问,“妈,您说什么?明杰醒了?”

“是啊,医生说再做后期复健,两个疗程应该就能下地走路了。”婆婆从厨房里出来,得意地看着我,“这次省里的那位医生可真是有本事,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他,救回了我的儿子!”

看着婆婆喜笑颜开的样子,我这才确定明杰是真的醒了。

可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婆婆就走到了我面前,问我,“对了,刚刚小兰打电话跟我说你要辞职?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妈妈商量!医生说了,明杰后期的复健费用至少也要七八万,你们小夫妻俩结婚那会也算是裸婚,妈也没钱,你要是不继续卖酒,这钱你怎么拿出来?家里欠的钱已经够多了,你一辞职,咱们家不就冻河了吗?”

我就这样站在门口,看着她责备的样子,有一瞬间的恍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