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热恋总裁宠入骨-限时热恋总裁宠入骨小说阅读

2020-02-13 09:20

《限时热恋总裁宠入骨》全文讲述乔千柠君寒澈之间的故事,为您带来限时热恋总裁宠入骨阅读,限时热恋总裁宠入骨小说精彩节选:但到底是不忍心,他想到照片上那可怜巴巴的小姑娘,连捏她嘴皮子都不忍心了。他把她抱起来,轻轻地放到床上,抚着她的脸颊,久久地凝视着她的睡颜。有时候他也分不清自己对她是什么感情,就是一天比一天想看到她,一天比一天想抱着她。

限时热恋总裁宠入骨
推荐指数:★★★★★
>>《限时热恋总裁宠入骨》在线阅读>>

《限时热恋总裁宠入骨》精选:

君寒澈还能说什么呢?

他养的这只小白眼狼会发神功,能把他的脾气化解于无形。

“撑不死你。”他黑着脸起身。

她挂在他的胳膊上,顺势站了起来,一脸期待地说道:“想吃烤肉。”

“嗯。”他拿手机准备让酒店厨房里做了送来。

“你给我烤。”乔千柠赶紧去抱那只胳膊……她好想念他的厨艺啊。

“乔千柠你别得寸进尺。”君寒澈的脸更黑了。他突然间就有些迷惑了,这到底是不是当初他带回去的那个小姑娘?她到底是真喜欢他,还是有别的心思?

乔千柠见他不出声,只好撒开手,“那我叫外卖吧……我请你?”

君寒澈回去躺着,不理会她。

乔千柠叹了口气,她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如果是生安逸的气,那她能有什么办法?安逸是她表弟,她还能去把刚失去母亲的表弟骂一顿?不过安逸干吗屏蔽她手机?

她不是他,使唤不动酒店厨房,只能缩在沙发上点外卖。这个时候她也不敢造次,乖乖地点了他爱吃的,而且是挑贵的西餐,在备注里再三声明餐具一定要讲究,她另外付餐具的钱。刚准备关掉外卖APP时,她突然看到有家甜品店卖的小甜品很有创意,想像了一下那画面,马上下了单。

君寒澈好半天没听到她的动静,假装去卫生间,从她身边过去的时候,悄悄看她在干什么。一看,火气直冒!她在看视频!关了声音还看得直乐。

“要一起看吗?这是最近特别火的综艺。”乔千柠见他不动,于是大胆地邀请他。

综艺?一群化着妆的长得比女生好看的男生在台上蹦蹦跳跳,她喜欢这样的综艺,所以她喜欢安逸那样的年轻男孩子?

君寒澈在她身边坐下,环抱双臂盯着她看。

“我到底怎么了?”乔千柠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声问道:“要不然,我也让你打一顿出气?”

“呵?打一顿?用什么打?”他捏住她的嘴巴,笑得颇是邪恶。

乔千柠哪会听不出他的意思?那方面的事,他骄傲着呢!她红着脸不出声。

“乔千柠,好好饿着,别想吃什么烤肉了。”他松开手,冷着脸往大床前走。

乔千柠揉着被他捏痛的嘴皮子,头皮发紧。怔了半晌,她跟过去,特别诚恳地说道:“君寒澈,我到底哪惹你生气了?电话的事吗?我真不知道,我替安逸向你道歉。他刚失去母亲,可能是怕我跟你回去了,不陪他。他现在也只有我一个姐姐,我们相依为命了。”

“你们相依为命?”君寒澈盯着她问道。

“我们三个?”乔千柠想了想,试探道。总不能是君寒澈和安逸去相依为命吧?

“看你的视频去!”君寒澈已经气累了,翻了个身,不愿意再理她。

乔千柠只好回沙发前继续看视频。她喜欢看这个综艺,一是因为看着满屏美颜心情愉悦,二是因为里面有个小男生是她的校友,她的病人。过了半个小时,她点的外卖全到了,全是崭新的银质餐具,锃亮锃亮的,看得乔千柠肉疼心疼,热汗热血都乱窜。太贵了!

她摆好餐具,过去叫他起来吃饭。

君寒澈看也不看她一眼。

乔千柠无奈至极,又不舍得浪费,这么好的牛排,餐包,红酒……怎么可以浪费?她一个人切吧切吧、嚼吧嚼吧把两份牛排全吃光了,餐包意面统统吃也!

君寒澈本是等着她再来求一次饶,就饶了她,不计较了。可没想到等了半天,只等到刀叉碰碰的动静,忍不住过来看,呵,满桌空盘!她还一个人喝了红酒,正心满意足地用叉子在盘子上刮那几根意面!

“乔千柠!”他额上青筋跳动,低低地唤了一声。

乔千柠转过头看他,红酒让她醉意渐深,看着君寒澈,指着放在餐桌一头的纸盒说道:“送你的,灭火。”

君寒澈看到盒子上的字:lucky甜品,冷笑:“自己吃光。”

乔千柠抱住他,小声说道:“真是给你的,给你的……我给你买的……”

“醉的时候比清醒的时候可爱多了。”君寒澈揉着她的头发,喉头和心尖一起发痒。

乔千柠唔唔几声,人往椅子下滑。她真的累,办后事特别特别累、还守了夜,几天几夜熬过来,现在只想睡个天昏地暗。尤其是他在身边时,睡得更安心。

“乔千柠,你睡了?”君寒澈心塞至极。他一路风尘赴赴地赶来,她一个人吃一个人喝一个人说睡就睡,到底把他当什么?

“你给我醒醒,你给我说说,我是你什么人?”他捏着她的下巴,不甘心地问道。

乔千柠迷迷糊糊地回道:“我的……小狼……狗……”

网上都这样形容呀,我的小奶狗我的小狼狗,就是君寒澈这种特别好看又特别吸引人的。不对,他不是狗狗,他是狼王!

乔千柠抱紧他轻笑不停,“不是,是狼狗……王……”

她真是因为喝醉了,口齿不清楚,一顿胡说。自己说完就睡得死沉死沉的,把君寒澈气得想把她拎起来丢出去。

但到底是不忍心,他想到照片上那可怜巴巴的小姑娘,连捏她嘴皮子都不忍心了。他把她抱起来,轻轻地放到床上,抚着她的脸颊,久久地凝视着她的睡颜。有时候他也分不清自己对她是什么感情,就是一天比一天想看到她,一天比一天想抱着她。

可是,他怎么能做狼狗王?

君寒澈心塞至死!他在商场上攻城掠池,战无不克,怎么就攻不下这只小白眼狼?钱给了,宠给了,面子也给了,居然只能做一只狼狗王!

“君总。”左明柏找了过来,打电话让他出去一下。

二人在走廊站着,看着他阴沉沉的脸色,左明柏斟酌了半天,说道:“奚安恬打电话过来说新的代言人签下来了,问你要不要看看?”

“这种事需要我看?”君寒澈问道。

“主要是……佳君小姐喜欢,所以问你要不要带过去见见佳君小姐。”左明柏讪讪地说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