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玉英何荣生小说名字-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秦玉英何荣生

2020-02-13 06:01

秦玉英何荣生小说阅读,带您赏读颜小宛原创小说《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秦玉英何荣生阅读,小说内容精彩绝伦,秦玉英何荣生小说精彩节选:秦玉英故意弄出点动静,假装自己才刚从外头回来,一推开沉重的木门就对上了何荣生那笑得肆意的脸。

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
推荐指数:★★★★★
>>《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精选:

秦玉英故意弄出点动静,假装自己才刚从外头回来,一推开沉重的木门就对上了何荣生那笑得肆意的脸。

不得不说的是,何荣生这张脸长得挺好看的,棱角分明,最难得的是他的皮肤很白。跟村里绝大数黄黑皮肤汉子不一样的白皮子,着实让他的颜值提升了好几分。

常言道,一白遮百丑。

何荣生的五官长得本来就挺好看的,再加上一身白皮,搁在何家村一众同龄汉子里,那是分外突出的英俊无双。

单凭着长相,何荣生在村子里的名声不好,却依然能吸引不少怀春少女的目光。有不少姑娘抛弃了矜持,主动向何荣生示好,希冀着能得到他的回应。

何荣生是靠脑子吃饭的人,他很清楚利用这些怀春少女能达成什么样的目标,但他浑归浑,没浑到这份上。

他有意跟那些看上他的姑娘划清界限,从不会赴约,极力避开所有的“狂蜂浪蝶”。

对于这些所谓的追求者,何荣生当然会有虚荣心,但是他脑子拎得清,心里清楚得很,这些姑娘看上的仅仅是他的脸,而不是他这个人。真要跟他结了婚,只怕会第一时间逼着他“上进”。

何荣生没有娶媳妇的念头,他也很清楚像他这样的人是没有人能瞧得上的,更别说他家那些魑魅魍魉,有那些人在,真正心疼闺女的人家没人会乐意让闺女嫁给他,跳入他这个“大火坑”。

好在,时下年轻人的婚姻大事,绝大多数都是掌握在父母的手中,不是你喜欢你乐意就能嫁给对方。

何荣生只需要管好自己就行,别人是什么想法,如何哭闹不休都与他无关。

他从未给过任何人承诺,也不曾撩拨过谁,寻死觅活、一哭二闹三上吊,那就是那些人的事,不关他的事。

言归正传。

何荣生瞧见秦玉英的身影,第一反应就是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妥当之处,他总觉得秦玉英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劲,怪怪的。具体又说不上是什么,让他好生好奇却又不敢贸贸然开口询问。

秦玉英没他那么多想法,见何荣生逗哭了自家弟弟,瞪了他几眼,“小元,你看我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

“哇!江米条!这肯定是张婶做的!一看我就知道!”小家伙的睫毛上仍挂着泪珠儿,见着好吃的零食便眉开眼笑,全然没有之前的羞恼。

秦玉英笑着揉揉他的脑袋:“对,我们家小元真聪明!这些江米条是张婶特地留给你的,下回见着张婶,小元别忘了跟她道谢。”

秦元祥跟小鸡啄米似的狂点头,捧着张婶特地留给他的江米条,笑得特别开怀,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他记事早,很小的时候就得过张婶一家子的帮助,有时候姐姐不方便带他出门便把他放在张婶家,请她们帮忙照看。

张婶待他挺好的,她家的小孙孙有啥好吃的,他也会有一份。

何荣生冷眼瞧着这对姐弟,心底升起了浓浓的羡慕,他打小就羡慕别人家的兄弟姐妹相亲相爱的相处。

为什么羡慕?

因为他那些兄弟姐妹只会想方设法占他的便宜,从不会真正关心他。

因着跟何荣生不熟,秦玉英只把他当成是同村的人,只借给他炉子便没怎么管他。她哄好了弟弟,连话都没跟何荣生多说一句,便进厨房去开始做猪血肠。

何荣生倒是想跟着一道进去,可他想到秦玉英方才不满的瞪眼,怂了,不敢再随便往她跟前凑。

秦元祥是大方的孩子,他捧着心爱的江米条数了好久,最后忍着肉痛给何荣生分了五根:“这是给你的。”

何荣生的眼睛登时亮了,他双眼亮晶晶看着秦元祥,直把人家孩子看得浑身不自在。

他看小家伙那肉疼的模样,忍着笑问道:“真给我?”

“说了给你就是给你,是不是纯爷们?磨磨唧唧的,一看就不是什么纯爷们。”秦元祥从何荣生身上找回了场子,开心得他都忘了心疼他分出去的江米条。

何荣生倏然大笑,当着秦元祥的面一把将江米条接过来,一口吃掉!他特别幼稚地故意当着秦元祥的面吃得津津有味,直把小家伙看得猛吞口水。

然而,何荣生的目的注定是要落空了。

秦元祥看何荣生吃得那么香,他第一反应不是去控诉何荣生,而是捧着江米条跑到厨房里,哄着他姐姐一起吃。

何荣生听着厨房里传来的对话,顿时觉得口中的江米条不香甜了,这对姐弟的感情好得让人艳羡不已。

秦元祥这一进去就没再出来过,他和姐姐分吃了今天份的江米条,随后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姐姐的力气是很大,但她到底是肉体凡胎,会感到疲惫。

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汉,就算年纪再小,秦元祥也想给姐姐分担一部分家庭重担。

每每见到幼弟这么懂事乖巧,秦玉英总会感到十分欣慰。她借了原主的身体得以存活,自然要担负起她教养幼弟的责任。

再说了,秦元祥这么乖巧懂事,秦玉英没觉得教养他有多辛苦,反而时不时会被这年仅六岁的孩子给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秦元祥年纪小,他能做的事情有限,照例是帮忙看火。

秦玉英将带回来的带壳糯米和大米都给碾了,筛选好,淘洗干净放入锅中蒸煮,随后又把珍藏了许久的花生米给碾成花生碎末,放入猪血肠中当配料。

没了这花生碎,猪血肠的口感要差很多。秦玉英向来是舍得在吃食上下功夫,不单单是指制作美食所需要的时间成本,在用料上她一贯是大手大脚的,特别舍得放材料。

在她看来,难得做一次猪血肠,何不做得好吃些?

做美食费材料是肯定的,但总不能为了省那点材料而省略了关键的步骤,从而导致影响到成品的口感,那未免太得不偿失。

若是让张婶瞧见秦玉英这大手笔,指定又要忍不住念叨秦玉英,让她别老是瞎霍霍,多少省着点,留着过年吃。

由爱唠叨的张婶联想起前一世的人和事,秦玉英的目光有些涣散,只因她想起了封存在记忆最深处的至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