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替身的豪门日常穿书岁岁小说-白月光替身的豪门日常穿书小说阅读

2020-02-12 21:11

小说《白月光替身的豪门日常穿书》的主人公是岁岁,为您提供白月光替身的豪门日常穿书岁岁小说阅读。白月光替身的豪门日常穿书岁岁小说精彩节选:余首富特意让生产公司将飞机喷绘成了少女心爆棚的粉色,上面还印了父女二人的Q版画像。

白月光替身的豪门日常穿书
推荐指数:★★★★★
>>《白月光替身的豪门日常穿书》在线阅读>>

《白月光替身的豪门日常穿书》精选:

飞机是余首富送给岁岁的十八岁生日礼物,之前一直没透露任何消息,在她生日当天,突然就送了。东西不贵,成交价一千八百万整。岁岁当时惊讶得不行,问余首富怎么会想到送她一架飞机。

“你不像别人家的小孩,喜欢奢侈品豪车什么的,我想了很久,决定给你送一架飞机。”余首富说,“你抽时间去学个驾照,到时候开着自己的飞机去天上转几圈,感觉应该会很好,还不用担心堵车之类的。”

余首富特意让生产公司将飞机喷绘成了少女心爆棚的粉色,上面还印了父女二人的Q版画像,原图是他让岁岁画的,但是那时候并没有说用来做什么,直到看到飞机,岁岁才知道原来是这么个用途。

……岁岁直接给余首富的迷之土豪审美跪了……

虽然很不想提,但当初年瑶女士会跟余首富离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实在受不了他这奇葩的审美……

夜风迎面吹拂而来,岁岁将一缕发丝拢到耳后,“我本来是打算高考完了之后就去考驾照的,但是出了一些小问题,就没有去。”

“没看出来我们岁岁居然是个有私人飞机的小富婆。”何清嘉打趣道。

虽然何教授没提过年瑶女士的家世,但何清嘉也看得出来,绝不会是普通家庭,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的不普通。

“我以为,岁岁你是跟着阿姨一起生活的。”何清嘉说。因为岁岁跟年瑶女士一个姓,他就下意识的以为,在父母离婚后岁岁是跟了妈妈,可她刚才的一番话,又似乎另有情况。

岁岁摇头,“没有,我一直跟着爸爸,但是跟妈妈关系也一样好。”

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神奇,明明父母都离婚了,但她该有的父爱母爱,一样不缺。

进了东北门,直走一段路,就到了学生宿舍区,岁岁住的24号公寓楼,就在路边上。

何清嘉把她送到楼下,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淡淡的,但其实带了两分不易察觉的关切,“上去吧。”

边上昏黄的路灯,将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俊逸的面容,在灯下更显出尘。

……

岁岁很快将考飞机驾照的事提上日程,她挑了一家比较权威的培训机构报名,因为平时要上课,只能抽空去学,于是选了一对一教学服务。

在培训机构的安排下,她先做了体检,身体条件等各方面都合格后,下一步就是开始理论知识学习。

周六,晴。

岁岁稍微赖了下床,睡到九点多才起,刷牙洗脸后做了基础护肤和防晒,给头发编了松散的麻花辫,换了一件姜黄色卫衣,外搭粉色外套,修身牛仔裤加小白鞋,再背一个包包,装上手机跟一些小东西,就出门了。

到培训机构要转两次地铁,岁岁到了中转站,准备转下一趟地铁的时候,接到了理论课老师的电话,“王老师你好……”她以为对方打电话来是问她到哪儿了,实际上不是。

“非常抱歉年小姐,我家里突然出了急事,夜里匆匆买了车票回来,因为太晚了怕打扰你休息,当时没给你打电话,这会儿才跟你说……”王老师名字叫王兴怀,一个劲儿的在电话里给她道歉。

岁岁没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但并不生气,反正她也不着急这个事,“没关系,王老师你先处理家里的事吧,等你好了再给我打电话就行。”

“如果年小姐你不介意的话……”王兴怀略有些迟疑的开口,停顿了几秒,还是接着往下说,“我以前的同事最近正好回来休假,我可以拜托他帮忙代课,当初我们一起考试训练,他所有项目都是满分通过的,是我们那一批里面最厉害的……”

岁岁闻言,略有些意外。她选王兴怀当教练,是因为他的个人简历上写了他曾经是空军飞行员,因伤退役才下来的,而他现在提到的以前的同事,不出意外应该也是空军飞行员,而且还是在役的。

“年小姐?”大概是久未等到她的回复,王兴怀有些忐忑,“抱歉,是我冒昧……”

“可以。”不等他说完,岁岁便应下了。

“啊?哦!非常感谢年小姐你理解,麻烦你稍等一下,我联系一下人!”

过了一会儿,岁岁再次接到王兴怀的电话,他表示已经说好了,在他回来之前,对方会先帮忙代课。

岁岁挂了电话,转地铁往培训机构去,到地方后,一个声音很温柔的女员工把她带到了单独的小教室。

……

负责引路的员工回来后,跟几个同事小声交谈。

“年小姐真漂亮啊,比电影里看起来还要好看,皮肤超级白超级好,太让人羡慕了!”

“羡慕+1,人长得漂亮,还考上了阅微大学,而且家里还有钱,真·白富美!”

“你们不知道,她之前过来报名的时候,公司好多男老师想接她的单,就差倒贴钱去抢人了,可惜最后被王兴怀捡了便宜,一个个气得跺脚!”

“说起王兴怀,他不是请假了嘛,其他老师还以为机会来了,纷纷摩拳擦掌的,结果王兴怀找了个人来代课,你是没看到那些人的表情,笑死我了!”

“王兴怀找来的人很帅啊,是叫方明远吧,那身材,啧啧,六块腹肌保底!就是不知道靠不靠谱了……”

邵永逸听说公司新来了一个员工,长得很漂亮,于是特意来转悠一圈,刚走到前台,就见几个穿着女人凑在一起说话。他本来是想听听她们都聊些什么,结果听到一个不得了的名字……

邵永逸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心想应该只是同名吧?但谨慎起见,他还是决定弄清楚。

“咳!”他出声提醒几个热衷于八卦的前台女员工,片刻的慌乱后,只听几个前台齐声道,“邵总好!”

邵永逸点头,似不经意问道,“刚才听你们提起方明远这个名字,是新来的员工吗?”

“不是,是一个请假的公司员工请来代课的,他事先跟客户沟通过,客户同意了的。”前台赶忙解释道。

从前台口中,邵永逸知道了那个请假的员工叫王兴怀,以前是空军飞行员。听到这个,邵永逸心里顿时冒出一个大大的卧槽,这也太巧合了!

“我去看看!”邵永逸有些着急,想要亲自去确认一下,他几乎是一路小跑到单人教室附近,然后放轻了脚步,跟做贼一样垫着脚靠近,从门上的小窗口往里看……

卧槽卧槽卧槽!

真的是方家的太子爷!

……

岁岁进了门,便见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那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宽肩窄腰长腿,隐隐可见手臂上鼓起的肌肉,荷尔蒙爆棚。

他站在窗边,侧身对着门口,听到声音转头看过来,那是一张很英俊的面孔,眸色深深,看着人的时候,眼神极具侵略性。

“年小姐,你好,我是方明远。”他开口,声音低沉,微微有些沙哑,听起来意外的性感。

“方老师好!”岁岁礼貌回道。

互相打过招呼之后,方明远便直接开始给岁岁讲课。王兴怀之前在电话里那些话还真不是夸张,方明远是真的厉害,所有知识点信手拈来,而且讲得浅显易懂。

这跟平时上课一样,也会有中途休息时间,让人放松和消化知识点。

岁岁坐在座位上,一手撑着托腮,另一只手无意识的转着笔。她有点走神,没注意笔就飞了出去。

“啪嗒。”

岁岁回过神来,正准备去把笔捡回来,有人已经先她一步。

……

方明远将掉落的笔捡起来,递了过去。

女孩表情略有些不好意思,跟他道谢,“谢谢方老师!”

“不客气。”

她伸手拿回笔,手指纤细漂亮,露出一截细细的手腕,戴着一条银色的细链子,上面坠着一个类似琥珀的挂坠,中间却不是动物标本,而是一张叶子,看起来像是柳树叶子。

方明远微微眯眼。

从女孩进门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并未想起在哪里见过,而这个柳树叶子挂坠,像是一把钥匙,打开记忆的闸门,拨开层层迷雾,过去的记忆一点点清晰。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当时川溪一带突发大地震,高山垮塌大地裂开,顷刻之间,原本美丽富饶的土地化作一片废墟,城市里坍塌的楼房掩埋了无数生灵,痛苦与惊恐的哭喊声缭绕于上空,绝望弥漫。

方明远随着部队一起参与到灾区的救援之中,大地震之后,时不时还有余震,他们冒着危险,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在废墟之中搜索幸存者,一天两天三天……实在困极了,就稍稍眯一下,又继续进行搜索。

灾难发生后的第五天,他们的小队搜索到一处废墟,由于救援犬受伤不能参与行动,他们只能靠自己。队友们走在前面,向着深处进发,方明远本来也要跟着走了,恍惚间听到有人呼救的声音,他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迅速凝神仔细去听。

不是错觉,真的有人!

他们从废墟之下救出一个小姑娘,她就像是一个奇迹,倒塌的房屋建筑形成一个狭小的空间,她恰好处于那个安全地带,虽然还是受了伤,但在那种情况下,能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

救出她的时候,如若不是她的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唇上也没有血色,看起来就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精致又漂亮。因为失血,她处于半昏迷状态,一只手紧握着,手中攥着的东西露出一半来,那是一片柳树叶子,嫩绿仿佛刚从树下摘下来一般。

漂亮的女孩,充满生机的叶子,都是奇迹一般的存在,因此哪怕过去了这么久,方明远依然还有印象,稍加思索便都记了起来。

命运还真是神奇。

他感叹,又想起之前王兴怀在电话里跟他说的话——

“远哥,我不是舍不得这个单子的提成,而是小姑娘人真的特别好,别人都嫌我行动不便,虽然这对理论课没有什么影响,他们依旧不愿意找我做私人老师,而我问她的时候,她说我因伤退役,是值得尊敬的,我当时差点没忍住哭出来……”

方明远觉得有些欣慰,当年的女孩长大了,不仅有一张明艳鲜活的面孔,还有一颗善良的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