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重生农家幺妹宁婉儿卢铁石全文免费-重生农家幺妹最新章节

2020-02-12 12:22
重生农家幺妹 截图1重生农家幺妹 截图2重生农家幺妹 截图3

《重生农家幺妹》的主角是宁婉儿卢铁石,作者:金波滟滟,本文情节流畅,跌宕起伏,为您提供重生农家幺妹小说免费阅读,小说讲述:一场梦,宁婉儿醒来收恍如隔世,他看看身边的景象,不由决定好好规划以后的人生,摆脱梦魇,活出精彩。

精彩节选:

宁婉说眼下粮价最贵的话一点也不错,这时候的粮食比秋天时还要贵上两三成,宁梁卖了一天粮之后十分开心,进了家门就笑着说了,又道:“听说过些时候价又会落下,这两天我天天跑一趟,好多卖一些钱。”

宁婉给爹端来留好的饭菜,也道:“明天我跟爹一起去。”

“你去做什么?”

“我挖了些野菜到镇上卖。”

宁梁就笑了,“哪里会有人买那东西?”

怎么没有?那时候自己在赵家住着的时候,天气刚一回暖,最新鲜的野菜就摆到了桌上,她看过帐,那价格不比冬日暖房里种的细菜便宜呢。

乡下人吃野菜是因为没有别的菜可吃,可是富贵人家是为了吃个新鲜。镇子虽然不大,周围农田亦多,但是总有人不会自己去挖,而买别人的吧。宁婉一定要试试,她确实急于要挣点钱,因为这些日子她一直在花钱,手里真正连一文钱都没有了。

宁清也笑宁婉,“原来说要采山货,现在已经等不及了,连野菜也要拿去卖了!”

于氏其实也不信野菜能卖钱,但是她再舍不得笑女儿的,只是说:“婉儿挖了一整天的野菜,也不过挖了一篮子。”

这时天气刚刚有一点暖意,只有最向阳最暖和的地方才有些绿意,野菜夹在青草间,还十分幼小,挖上半天才小小的一把。宁婉差不多把三家村跑遍了才挖了些野菜,自家只舍得挑差些的吃了,挑了又大又好的留着明天到镇上卖。

第二日一大早,宁婉起来做好了饭菜果然就跟着爹出门,向三家村外走去。

山路狭窄,宁梁背着筐子走在前面,宁婉挎着篮子跟在后面。

清早的初春,虽然依旧有阵阵寒风,但是终究与冬日里刺骨的冷意不同了,父女两人又都身有重负脚步自然就快了,也不觉得冷。

宁婉看着前面的父亲,因为背了沉重的筐子,身子佝偻着,竟有几分苍老的感觉,竟与几年后的父亲重合了起来。

那时,娘已经卧床不起了,爹娘对子嗣再无希望,看自己到了十六岁,便与自己商量招赘。自己怎么能不答应?通常家里几个女儿没有儿子的,都是留着幺女不嫁招赘,生了儿子随娘家的姓氏,家里也就不算断香火了。

宁婉就提了郭冬柱,她没有说的就是,郭冬柱其实早答应她了。还在他向自己示好时,自己就问他愿不愿意入赘到宁家,如果他愿意自己就点头,郭冬柱忙不迭地就答应了。现在爹只要托人说和一下,这亲事就能成的。

爹娘也看上了郭冬柱,毕竟郭家儿子多,家里又不富裕,给上面的几个儿子娶了亲之后再没有力量给小儿子娶亲,给自家作女婿岂不正好?都是一个村的,婉儿不论相貌才干都配得起冬柱,而自家什么人品郭老爷子再清楚不过了,总不会亏待女婿。

爹便托了余家老太太去说媒,郭老爷子一口就答应了,宁梁赶紧张罗着办亲事,想让娘看着高兴,可是才隔了一个多月,下聘时却被拒了回来,郭家反悔了!

宁婉曾满心怒火去问郭冬柱,可是他什么也不肯说,只一再表白,“要么你还是嫁到我家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呸!若是自己想嫁人,怎么能看上郭冬柱!

从郭冬柱第一次提起喜欢自己的时候,宁婉就说过自己不能嫁人的,她再不能把爹娘两个留在家里。郭冬柱那时一口答应入赘,又再三表白会对爹娘好,甚至为了让自己高兴,还把当年郭小燕藏着的羊骨头子儿拿出来还了她。

当时宁婉还不大明白郭老爷子、郭冬柱为什么改变了心意,后来又过了一些时间,宁家大房再给自己招赘处处受阻时才明白了,原来宁家三房与郭家悄悄商量了,不许大房招赘,让大房成绝户,这样大房的产业就都成了他们的了!

爹得知他们的黑心时,抱着头坐在炕沿上呜呜哭,他再想不到亲叔叔会四处败坏女儿的名声,图谋自己的家产,逼自己绝嗣。

娘硬撑着从炕上坐起来,眼睛瞪得老大,向爹说:“典妻!我们就再卖几亩地也要典妻生个儿子!绝不让你绝了后!”

爹百般不愿也只得又卖了几亩地典了一个好生养的女人,可是在那女人身怀六甲时,却在村子里摔了一跤,据她说是被一个小子从背后跑来推倒了,但是村里却没有人承认,都说是她自己摔的。

这样的事情到哪里能查明白?总之,宁家大房寄以重望的孩子掉了。

娘一气之下咽了气,她走之前百般放不下爹和自己,眼睛怎么也闭不上。

办过丧事,宁婉狠下心来,悄悄去了胡家村,把自己家剩下的几亩地卖给了胡姓的人家,虽然是世仇,可他们买自家的地却没有像村里人压价压得那样狠,然后她就带着爹离开了三家村,那时爹已经得了痨病,留在三家村只有死路一条。

“婉儿,把篮子给爹帮你拿吧。”

宁婉正在回想梦里的情景,听爹叫自己,抬起头来一笑,“爹,篮子很轻,我拿着一点也不累。”

山路难行,就是不拿东西也会累的,更何况满满一大篮子菜!宁梁瞧着乖巧的女儿笑了,“要么我们歇一会儿?”

宁婉知道爹是照顾自己,“不用了,我们走吧。”越早些赶到镇里,才有更多的时间卖粮卖野菜呢。

父女两个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镇子边上,这里逢初一、十五便有大集,平时的日子也常有来卖各种东西的,三家村人卖粮就到这里。此时不过晨时,却已经有了许多人,父女二人赶紧找了个地方放下东西,将粮食和野菜摆了出来,等着来人买。

红通通的高梁米十分地饱满,却是粮食中价格最低的,要三四斤才能顶得上一斤白面,六七斤才能顶得上一斤稻米,因此马上就有人来问价。这时候要买粮的多是些穷户,青黄不接时家里吃不上饭了,因此讨价还价十分地激烈,不过,随着一次次的争论,粮食还是一点点地卖出去了。只是野菜却无一人问津。

爹见宁婉守着一篮子野菜,却连一个问价的都没有,说不出的可怜,抽了个空劝她,“没有人买就算了,我们拿回去自家吃。”

宁婉正在想为什么没有人来买野菜,明明这样好的野菜,每一棵都是她仔细挑出来的,将泥土都去了,干干净净,新新鲜鲜,一样样地摆得整整齐齐。

可是,就是连一个问价的人都没有!

这时又过来一个买粮的,穿着破旧的棉袄,与爹商量了半日从怀里哆哆嗦嗦地抠出几个钱数着买了三斤粮走了,宁婉突然醒悟了,来买粮的人再不能买野菜的!他们想的是吃饱肚子,怎么会舍得花钱买野菜呢,若是想吃,早自己去田里挖了,毕竟镇子不大,周围都是农田,挖野菜也不难。

原来她的法子弄错了!

想通了问题之所在,宁婉提着篮子向爹说了声,“我去街上卖野菜。”就跑了。

宁梁想将她抓住,却抓了空,又因为有要买粮的走不开,只得向她的背影喊,“你认得路吗?”

“认得,放心吧!”宁婉答应着,却想起了梦中她曾与爹在马驿镇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她们本是来投奔宁清的,当然她不会白吃刘家的,因此住下来后就接了浆洗缝补的活儿挣钱,每日收衣裳送衣裳还不要到处走?后来,因为宁清的冷淡才离开镇子去投奔了大姐。

镇里的街道与她记忆中的一样,石板路踩上去与三家村的土路不同,不带一丝的尘土,她轻快地走着,有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突然宁婉在一扇黑漆木门前停了下来,抬起手想叩门,可是在叩响之前还是放下了。

听着里面隐隐传出的读书声,宁婉站了一会儿正要离开,那门却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位青年书生,青绸方巾,青绸长袍,手中还拿着一卷书,不想门前站着一个人,被惊了一下,一只脚迈出了门槛,另一只脚却停在了门内,打量了一下宁婉便温声笑问:“小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宁婉看着温文如玉的人,眉眼与许老先生很像,就知道这书生就是许老先生和许老夫人的儿子,不只相貌相似,言谈举止也相类,那样亲切和善、彬彬有礼。当初宁婉在镇上时许家只有老夫妇两个,听说儿子进京赶考落了榜,便留在京城准备三年后再考,现在她提前了几年过来,赶考的人还没走呢。

想到这里,宁婉更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