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上门神医-最强上门神医小说阅读

2020-02-12 09:16

《最强上门神医》全文讲述宁烨肖青璇之间的故事,为您带来最强上门神医阅读,最强上门神医小说精彩节选:宁烨挠了挠后脑勺,来回踱步,在考虑怎么报复钱远涛与凌大富。钱远涛是钱家三少,本土豪族的人,肯定不能过分。

最强上门神医
推荐指数:★★★★★
>>《最强上门神医》在线阅读>>

《最强上门神医》精选:

“老头,我读书少,别骗我,电车也有限量版的吗?”宁烨翻白眼道。

“有,外国总统开过的就是。”

“算了,怕染病。”

“少扯蛋,这两个对你老婆有色心贼胆的害虫,你想怎么处置?”

“老头,你能怎么处置?”

“除了死!”

......

宁烨挠了挠后脑勺,来回踱步,在考虑怎么报复钱远涛与凌大富。钱远涛是钱家三少,本土豪族的人,肯定不能过分。

凌大富不同,他虽说是个富二代,但相对来说,在本土豪族势力面前,屁都算不上。

嘿嘿......

思考再三的宁烨眯眼望向凌大富,森森一笑,顿时让凌大富全身发毛,“宁先生,您高抬贵手,我是肖青璇的同学,念在她的份上,您饶我一条狗命。”

金滩别墅区,不同外界,在这里犯了错,可不是几个铜臭能补救。

钱远涛相对镇静,“老敖厂长,这次我违反规矩,甘受惩罚,愿奉上一宗宝贝。”

敖东升眨眼,“什么宝贝?”

钱远涛道,“九龙壁,虽说不是正品,可也有数百年历史,很有研究价值。”

敖东升不领情,“等处置!”

两个身高马大的保安,镇守一旁,每人都散发一种不怒自威的强悍姿态,他们看着地位不高,其实权利很大,因为金滩别墅区,不是四大本土豪族建造的,所有的保安,都听从超级势力秦家的命令。

秦家。

连四大本土豪族都不敢招惹的巨擘。

“初来乍到,惹出事态不好,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而且我宁烨一向以德服人,以理走天下,每个赔偿一千万精神损失吧!”宁烨说话。

我靠。

一千万。

还叫以德服人?

你怎么不去抢?

一千万对于钱远涛来说,九牛一毛,对于凌大富而言,那就是一笔巨款了,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乖乖交了一千万保命。

“在金滩别墅区,赚钱比较容易嘛!”宁烨感慨。

“兔崽子,担心有钱赚,没钱花!”等钱远涛两人走远,敖东升嘱咐口吻道,“钱家三少,不是个善茬,他比那些睚眦必报的人还要狠毒无情,你刚才应该松手,不该敲他竹杠。”

我去!

宁烨无语道,“老头,什么意思?他不会真请杀手堵我吧?”

敖东升反问,“你觉得呢?”

往敖家走入。

一老一少聊得还算“投机”,当然,是互损的那种调侃,两人也乐在其中。

“敖学章的女儿茵茵?”提到茵茵二字,敖东升立刻满脸愁容。

“怎么了?”宁烨问。

“小家伙自出生后,一直不顺,一年前,更是患上一种躁狂症,经常几天几夜不睡觉,稍微一点风吹草动,就会立刻警醒,怎么治都治不好。”敖东升不断摇头。

“躁狂症?我能看看吗?”宁烨道。

“上百个中医诊治过,疗效甚微,你也别浪费功夫了!”敖东升失落说道,茵茵,是他第一个曾孙女,宠爱无比,可惜命运弄人,患上不算是病的病。

“事在人为,也不差我一个!”宁烨不放弃。

朝敖学章居住的地方走去。

“济神医,这边请!”

身后,敖学章带着一个穿古朴医服的男子走来,宁烨立刻心中动容,姓济的神医,在这个世界可不多,他听爷爷提起过,说姓济的神医家族,每一个都是掌控中医国粹的高手,医术高超,甚至有些能有白骨生肉的独特秘法。

济神医很高傲,鼻孔上天,扛一个特制药箱,见到敖东升,鼻息一吐,算是招呼。

“傲人自有傲骨吧!”敖东升安慰自己。

一个几乎堆满儿童玩具的房间,济神医给茵茵诊断病情,用的是望闻切问几样中医手段,正搭手掐脉,原本安安静静的小孩,突然躁动起来,小手乱划,小嘴巴里发出咿咿呀呀怪声,并且瞳孔无限放大,好像碰到什么恐怖诡异的事情?

“济神医,茵茵的病能治吗?”敖学章问。

“神医,求您一定救救我的女儿,她很多天没睡觉了,在这样下去,她的小身体怎么受得住。”敖学章的妻子掩面而泣。

“有我在,就能治!”

济神医打开药箱,不用银针,而是取出一副膏药,贴在茵茵额头,又叫敖学章摁住茵茵肩膀,然后是一种看着很神奇的摁骨指法。

之后开始施针,过程中,济神医除了喂给小女孩一粒药丸,还叫人熬药,有点“忙得不亦乐乎”的感觉,宁烨始终站在一侧看热闹。

施针后,茵茵有几分钟平静下来,可有人一说话,小孩子立马陷入暴躁状态,无法控制。

所学本事全部施展一遍,病人丝毫不见好转,济神医脸色尴尬,额头渗汗,望着仍在遭罪的女儿,敖学章夫妻俩低声言语,有些不耐烦。

“病因在颅。”

“需用祖传压骨法。”

“不过有一定风险,轻则智力下降,重则生命危险,你们做决定吧!”

......

济神医起身擦汗,话一出,敖学章差点就骂娘了,我女儿现在有些躁狂症,可也不至于危及性命啊,你倒好,一个压骨法,不是变弱智,就是会死,要你有屁用?

敖东升也是口吐浊气,要不是顾忌脸面,老头估计已经动手打人。

“小病而已,如果我来治,根本用不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宁烨开口。

茵茵是敖东升唯一曾孙女,宁烨也不想小女孩发生意外。

“小病?你敢质疑我的医术水平?”济神医眉目一横,满眼怒意。

“你又不是神仙,同样是吃饭拉屎,有什么不能质疑?”宁烨话糙理不糙道。

“你,你,滚一边去。”济神医不怎么会口吐芬芳。

“我真能治好她,而且不费吹灰之力!”宁烨望着众人,表情严肃。

“兔崽子,别说大话,你有些本事,可......”敖东升不再说,他朝敖学章使了一个眼色,又指了指自己肺部,意思明显,是宁烨治好他多年的肺部病症。

“试试吧!”敖学章不抱希望道。

“放心,我不用什么望闻切问,不用搭脉听息,也不施针,保证全程无痛苦。”

“无痛治疗,不伤身体,无碍发育,轻轻松松三分钟,无痛病症去无踪,”

“治后更安全,无副作用。”

......

几人额头冒黑线,小子你在嚷嚷什么?如此耳熟的词,不是贴在公交车上的人流广告词吗?

济神医听不下去,颐指气使姿态道,“年轻人,当心祸从口出,别以为学了几天中医,掌握点皮毛本事,就可以真的悬壶济世,你还差得远!”

宁烨淡定道,“我如果治好她呢?”

济神医,“我叫你师父!”

宁烨点头,“如果治不好,我叫你祖师爷,再给你磕三个响头,烧三炷香。”

济神医无语,还磕头烧香,你怎么不说再摆一口棺材,仍几张黄纸?

宁烨开始治病,他的手就动了一下,直起身板,“完成!”

众人,“......”

敖学章真就要动手,可被他妻子拉住,因为刚刚还不断挣扎的茵茵,现在已经平静下来,小脑袋歪着,可爱的粉嫩小脸上,气息平稳,睡得很香甜。

这?

什么情况?

济神医站在那脸不是脸,心中一万个羊驼飞过,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都治不好的人,你个看着痞气不正经的年轻人,看两眼就治好了?

济神医在怀疑人生。

其他三人如看怪物表情,一直在宁烨身上大量。

宁烨很受用,手一挥,“小事一桩,能收一个神医当徒弟,值得喝几杯。”

济神医脸色涨红,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火辣辣地疼。

愿赌服输,济神医在叫了三声师父后,狼狈离开了敖家,宁烨在身后大叫,“好徒儿,留下吃完饭先啊,我们师徒俩还要不醉不归呢!”

济神医脚步趔趄,差点摔个狗吃泥,丢脸,太丢脸,简直是耻辱,如果朝一个医术高超的老中医喊师傅,他能接受,可是,那是一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啊!

济神医在祈祷,但愿这件事不会传出去,否则的话,他跳进黄河洗不清。

可惜。

以宁烨的习性,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大肆宣传的。

离开茵茵的房间,敖东升将宁烨拉到大厅,“兔崽子,别给我灌什么迷魂汤,你老实说,你怎么治好茵茵?”

宁烨道,“真骗不了你这老狐狸。”

宁烨伸出手,掌心是一串黑得晶亮的手链,“老头,东西哪来的?”

所谓治好茵茵,其实就是拿走小孩子手上佩戴的手链。

敖东升接过去,“这么个小物件,能导致茵茵精神失常?”

宁烨点头道,“东西煞气很重,握在手心,能使人整条手臂冰寒,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枉死者佩戴的东西,被人从坟里刨出来。”

敖东升皱着老脸,随即捏紧双拳,“该死的,敢算计到我敖家子孙。”

敖学章过来,解释说黑晶手链是李家送的,一年前茵茵过生日的时候,说是什么北极百万年寒石打造而成,珍贵无比,没多久,敖学章带着黑晶手链离开,一场大族风暴在所难免。

吃过晚饭。

又帮茵茵诊断,开一些温热药方,宁烨才想起要回家。

“兔崽子,接连帮我两个大忙,你不想要回报?”送出门口,敖东升说话。

“想!”宁烨指了指,“能送一栋金滩别墅吗?”

“想得美!”敖东升啐了一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