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阮锦绣南宫诩免费完结版 捡个赘夫来耕田阮锦绣南宫诩小说阅读

2020-02-11 18:17

捡个赘夫来耕田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主人公是阮锦绣南宫诩的名称为《捡个赘夫来耕田》,这本书是作者雪月意绝写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作为没成亲的乡村村花,没夫君却有两个孩子?村里人都不知孩子爹是谁,人尽皆骂。她时常被孩子们抱着大腿问:“娘亲,什么时候给咱们找个爹爹啊?”她不知作何回答时,抬头看着闯进来的陌生男人,吓得脸青面黑,“你,你怎么和我儿子长得一样?”男人不回答问题,严肃的走上前,将她的孩儿们拖出去,随即将她按在了墙壁上……

《捡个赘夫来耕田》 第5章 先弄死再说 免费试读

“稚子何辜!”

阮锦绣的脸色果然变了,不过在腰板挺直的瞬间,就看向了南宫诩翌。

唇角勾了勾,扬了扬眉:“你如今也是俩孩子名义上的爹。你的孩子,被人这么欺负,你这个做爹的,还能稳坐泰山?”

南宫诩翌的嘲讽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就看见铁蛋儿脸上鲜红的巴掌印。

所有难听的话都被被压在了喉咙口,脸色变了又变。

目光锁定夹着孩子的那俩人,身上的杀气逐渐升腾。

阮老大和阮老四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猎物。

带着孩子快速越过那些看热闹的人群的时候,还时不时的骂道:“小兔崽子,老实一点!”

宝妹哭得更大声了:“爹,救我。娘,救我!”

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还有人开口调侃:“宝妹,你哪来的爹啊?你和你哥哥不是你娘偷汉子偷来的吗?”

有人捅了捅那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当着孩子的面儿,胡说什么。他们兄妹俩不是从石头缝儿里头蹦出来的吗?”

宝妹哭得更伤心了,一张小脸皱成一团,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小丫头是更伤心了。

可巧那个议论的人就站在铁蛋儿身边。

铁蛋脸色铁青,一伸手,正好就在那人的裆下……

毫不犹豫的伸手一捏,就听见一声杀猪一样的叫喊声:“啊……我的蛋蛋……”

阮老大根本不知道铁蛋儿做了什么,只觉得夹着的铁蛋儿一下子变沉了。

生怕孩子跑了,心头一着急,手下的力气就大了些。

“阮老大,你……你干球啊!给老子……给老子停下!”那人痛得说话都不利索了,哆哆嗦嗦的。

手够不着阮老大,一把抓着铁蛋儿的手腕儿,把人狠狠往后一拉。

两个成年男人的力道,虽不足以将六岁的铁蛋撕裂,却也够他喝一壶的。

阮锦绣背对着人群,看不清状况。

南宫诩翌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脑子里还没做出准确判断的时候,人就已经冲了出去,将铁蛋给救下了。

“爹,爹救我,爹救宝妹。”

宝妹小手小脚拼命的扑腾着,这会儿竟然忘记了害怕也忘记了哭。

眼巴巴的看着哥哥被南宫诩翌抱在怀里。

“爹,救妹妹。”

铁蛋话音一落,宝妹就落在了铁蛋怀中。

铁蛋无比欢喜的将宝妹抱紧了,看着带着两个人顺利回到阮锦绣身边的南宫诩翌,崇拜得不得了。

“谁……是谁……”

乡下耕种的汉子,哪里见识过什么武功。

南宫诩翌出手很快,不过是一道残影飞过,俩孩子就已经不在手中了。

再看向前面的时候,就发现俩孩子都到了阮锦绣的身边,宝妹正依偎在阮锦绣怀中哭泣。

“鬼……鬼啊……”

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喊了起来,一时间大家都开始嚷嚷了,一群人乱做一团。

“不是鬼,是人!”

阮五朵气急败坏的看着这些人,不是来抓阮锦绣的吗?

怎么这会儿倒是自己就乱了起来了。

别人没看清楚,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刚才就是那个长得好看的男人像神仙一样的飞了过来,带走了宝妹和铁蛋。

可大家听了阮五朵的解释之后,都表示不敢相信。

毕竟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

阮五朵眼珠子一转,指着相对而坐的南宫诩翌和阮锦绣,大声道:“就是那个人,带走了宝妹和铁蛋。那就是阮锦绣招来的野男人。我亲眼看见的!”

阮五朵人长得标致,人也爽利,村子里很多大小伙子都喜欢她。

看着她这样信誓旦旦的,年轻人就先信了几分。

好几个人嚷嚷着:“***的,哪里来的鬼?”

“就算是有鬼,那也是阮锦绣那臭婆娘招来的。将她赶出村子。”

“就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等下连累了我们村子里的姑娘们议亲,可怎么办?”

很快,来捉奸的那些人,就已经达成了一致共识:要将阮锦绣赶出村子。

阮五朵兴奋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直勾勾的朝着阮锦绣那边去了。

隔着老远就兴奋的指着南宫诩翌:“看,快看,就是那个穿黑衣服的男人。那就是阮锦绣的野男人。”

阮五朵带着一群人冲过去的时候,阮锦绣正拿着从山上摘来的野果哄宝妹。

母女俩笑得格外灿烂又甜蜜。

铁蛋坐在南宫诩翌身边,一脸崇拜的看着南宫诩翌给自己揉手腕儿,脸上洋溢着得意和幸福的表情。

和阮五朵等人的气急败坏相比,这四个人看起来特别温馨,恬淡又安静。

阮锦绣的头发放了一部分下来,正好遮住了脸上的那些脓疮。

剩下大半张脸,颇有几分倾国倾城的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那些个下流痞子,都忍不住流口水了。

阮五朵将这一切看在眼睛里,是越发的气急败坏了,对着阮锦绣大声道:“阮锦绣,你这不要脸的破鞋,还没结婚就偷男人,还生了两个孩子。送你去城里帮工,你还去爬男主人的床。被人赶出来,竟然还不安分,把野男人都勾到村子里了。”

“你那张烂脸,要不要都无所谓。咱们双鱼村的姑娘,可要名声的呢。你这样做,就是害了我们全村的姑娘。”

“就是,臭不要脸,破鞋……”

周围的人越骂越难听,越骂越带劲儿,就像是在比谁骂人的本事更加高超一样。

铁蛋一张脸涨的通红,拳头紧握,就要站起来。

南宫诩翌一把摁着铁蛋的肩膀,让他坐在原地,沉声道:“看好了。”

下一瞬,那些多嘴多舌的女人就看见一股黑色的风刮过,紧接着就听见“啪啪啪啪”的声音。

“哎呦,谁打我!”

不出意外,所有骂过阮锦绣的人,脸上都挨了一巴掌。

下手的人,快很准,在每个人脸上都留下了一个巴掌印。

就在大家以为又见了鬼的时候,就看见南宫诩翌的身影浮现了出来,脸色冰冷的寒声道:“我打的。”

自家的娘们儿被打,爷们儿自然是沉不住气的,一窝蜂的冲了上去:“敢打我媳妇儿,你是不要命了。来呀,大家一起上。管他是人是鬼,先弄死再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