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莫如不相识(程嘉伟夏晓星)

2020-02-11 12:22

莫如不相识

推荐指数:10分

莫如不相识主人公叫程嘉伟夏晓星,是玉碎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正在连载中。程嘉伟:“你是杀人凶手,我要让你永堕地狱,不得超生。”夏晓星:“我从来不知道爱上一个人,会这么的痛苦。”惟愿此生不相识。

《莫如不相识》 第12章 亲自逼她上绝路 免费试读

李峰来到程嘉伟的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一周以后。

李峰顺着女佣指着的方向,在一堆酒瓶子里面把程嘉伟拉出来。

看着堆积成山的空瓶子,李峰不由的揉了揉眉心。

张助理给他电话的时候,说程嘉伟已经一周没有去公司了,请他过来看看,那个时候,他还不是很担心,没有想到过来一看,让他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我很好。”程嘉伟抓着酒瓶又猛地灌下去一口。

“这样都能算好吗?”李峰把酒瓶子从程嘉伟的手里抢过来,问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程嘉伟痛苦的变了变脸色,最后才道:“你说的没有错,人是会变得,夏晓梦真正的样子,跟我认识的已经不一样,她的死是意外。”

李峰安静的听完了。

夏晓梦在监狱里面,想要设计陷害夏晓星,没有想到运气不好,真的坠楼身亡。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也能够理解程嘉伟的心情,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发现只是一个骗局。

“阿伟,这件事情也不能全部怪你,是这个夏晓梦太心急,你确实对不起夏家,就好好补偿夏家其他人好了。”

两条生命不是能够补偿的,可是也不应该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程嘉伟摇摇头,“你不懂……”

李峰看了程嘉伟许久,才吐出来一句话:“难道……阿伟,你爱的是夏晓星?”

否则,为何会这样?

程嘉伟没有啃声,痛苦的闭上眼睛。

他也觉得可笑,兜兜转转,原来他忽略夏晓星的真心的同时,也忽略自己的真心。

“……阿伟,你怎么了?”

程嘉伟听到了李峰的惊呼声音,可是在想要动,却发现无法控制身体。

两天之后,程嘉伟在病床上醒来。

听着张助理像是老太太一样的唠叨:“……医生说了,您是胃穿孔,差点就酒精中毒救不过来,您一定要好好的保养身体。”

“走吧。”程嘉伟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等到张助理说完,就说了两个字。

“总,总裁?”助理慌乱的坐好,“您要去什么地方?”

程嘉伟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去一趟夏家吧,我想去看看她的遗物。”

张助理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夏家……您的身体怕是。”

程嘉伟摇头,“没关系。”

张助理知道自己肯定拗不过总裁,只好发动了车子,往夏家的方向开去,张助理心中想着夏母的样子,心中有些慌张,上次夏母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过深刻了,他现在看见夏母还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要是夏母今天再来这么一出,怕是总裁的身体不一定扛得住。

程嘉伟似乎毫不在乎这件事,他似乎对自己的安全非常有把握,又或许是对夏母非常有把握。

“放心,我只是想去问一件事。”程嘉伟的目光淡然的扫过前排的驾驶座。

“可是,总裁你的身体。”张助理一边开车,一边关切的说着,“我怕她再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偌大一个夏家,已经剩不下几个人了。

程嘉伟推开车门,径自走到了夏家门口,夏家的大门没有关闭,想必是因为已经没有什么好被拿走的了,助理将车停好,为程嘉伟推开了大门。

花圃看上去长期疏于打理,已经变得荒芜了,程嘉伟绕开了地上的杂草和乱七八糟的杂物,敲了敲房门。

夏母开门时,便看见了程嘉伟。

“我有些事想问你。”程嘉伟开门见山。

沉默一会儿,夏母道:“我只是一个疯子,没有什么好说的。”

她合上门,一只手按在了门锁中间:“我知道你见过李峰,你已经恢复了,我只想要知道一些,我现在很痛苦,我知道你恨我,难道你不想要让我更痛苦一点。”

或许是心情平复了许多,又或许是预感到了什么,夏母突然非常平静,她将程嘉伟请进了杂乱无章的屋里,并没有倒水。

助理四处看了一眼,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开火做饭的痕迹了。

“我想看夏晓星的遗物。”程嘉伟坐在沙发上,冷静的说道。

“人都死了,看遗物还有什么意义。”夏母自嘲的笑了一声,却没有站起身的意思。

“就在她的房间里,你想要去的话,就去看看吧。”

程嘉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起身走向了夏晓星的房间,这么久了,他还是清楚夏晓星的房间究竟在什么地方的。

推开房门,她的房间和记忆之中还是差不多的布置,夏母或许是想要造成女儿还活着的假象,房间里的东西还都保持着她生前的样子,就好像她只是刚刚离开了一会一般。

夏晓星的衣物都整齐挂在衣柜中,书柜里则是一些其他的物件。

桌上的文件夹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张白色的纸,程嘉伟走过去,将那张纸抽了出来,那是一张报告单,上面写着配型成功,程嘉伟不知道夏晓星究竟是跟谁配型,又是要做什么。

他试图继续寻找,却无意间发现了夏晓星床头的一本相册,相册的封皮已经有些泛黄发皱,看上去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东西了。

程嘉伟打开相册,发现里面都是夏晓星和家人的合影,照片上的她年纪还很小,一直挂着甜美的笑容,看上去无忧无虑,十分快乐,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那天夏晓星的面孔。

夏家五个人的合影,如今也只剩下两个人还在这个世界上了。

程嘉伟沉默的放下相册,却发现从相册的夹层中掉落下来了一张纸,那也是一张白纸,看上去平平无奇。

程嘉伟原本想将它捡起夹回相册中去,毕竟这是夏晓星的东西,却顿在了那里。

这张纸……程嘉伟怔楞的看着。

刚刚那张配型单,再加上这张捐赠的回执单,他已经猜测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夏晓星将自己的心脏捐给了夏晓昊。

不是应该恨么?为什么又将自己的心脏捐赠给了他,夏晓梦的弟弟?

程嘉伟一直不忍说出的事实,已经在他的心中呼啸,是啊,一直以来她很少去解释什么,是自己已经将一切认定了,那么,错的人只是自己而已。

程嘉伟坐在夏晓星的床上,神色晦暗不明。

“捐献心脏给夏晓昊,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会死。”他低声呢喃着。

“你为什么不将一切都告诉我呢,还是说,我是唯一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程嘉伟闭上了眼睛,试图寻找夏晓星的痕迹,却永远是她那张苍白的面庞,静静地看着自己,然后将针管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程嘉伟站起身,从窗户往外看,夏晓星的房间原本对着楼下的花圃,现在已经枯草一片,窗台上还有她亲手栽种的花草,看得出夏母每天都在侍弄,花草长得很茁壮,跟楼下的荒芜枯萎格格不入。

他转身离开了夏晓星的房间,却意外的发现夏母正坐在楼下等着他。

“你应该都看到了。”夏母的神色很平静,程嘉伟甚至完全感觉不到她的平静之下是否有着暗流汹涌。

“还是上次的问题,夏晓星知道夏晓昊是夏晓梦的亲生弟弟吗?告诉我真相。”

“你相信谁,谁就是真像,不是么。”夏母突然癫狂的笑了起来,她的精神极其不稳定,看上去随时都要发疯,她抓起来桌子上的水果刀抵住程嘉伟的胸口,“你害死了我的丈夫和女儿,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程嘉伟一点都没有躲闪:“我知道我是一个罪人,可是我想要知道真相。”

他想知道,他欠了夏晓星的,到底有多少。

夏母癫狂的笑着,没有回答程嘉伟的问题,就在这时,程嘉伟突然抓着夏母的手,将水果刀刺进了他的胸口。

“总裁……”张助理吓傻眼了。

哐当一声,夏母松开水果刀,呆呆的看着程嘉伟,“我、我杀人了……”

程嘉伟摇摇头,抓起地上的水果刀,将上面的指纹擦干净,道:“不,不是你,警察就算来了,也是我自己伤到了我自己。如果刺我一刀,你就能够把真相告诉我的话,我愿意。”

夏母像是看一个疯子一样看着程嘉伟。

程嘉伟只能够苦笑,也许谁都不懂吧。

明明是他选择的另外女人,明明是他亲手毁了夏晓星的家,明明也是他逼着夏晓星走上绝路。

可是这样的他,却没有一天能够睡好,没有一秒不谴责自己,这样的日子,比死了还要难过。

他似乎能够猜到真相,可是他想要亲耳听到。

亲口听到让他堕入地狱的审判啊。

夏母突然平静下来,笑了笑,道:“原来是这样啊。你喜欢的是我们家的晓星,这样真好,我女儿曾经的痛苦,现在终于你要亲自尝尝。晓昊是晓梦的亲生弟弟,我们全家都知道,事实上是晓星求了我们,去孤儿院把晓昊收养回来。晓星跟他爸爸一样是一个傻瓜,因为觉得没有照顾好晓梦,所以就真的把晓昊当做自己的家人一样对待,却没有想到,有一天就被反咬一口。”

推荐阅读: